发新帖

抗战喜剧大片【大国中立】

[复制链接]
93 0
剧本交易
剧本类型: 电影 
题材类型: 剧情 喜剧 历史 谍战 抗战 年代 纪实 
价格: 500000
联系人: 王清
联系电话: 13632987087
QQ/微信/邮箱: 13632987087
本帖最后由 scsbid 于 11-7 09:37 编辑

一、历史解读
1、关于淞沪会战
又称八一三战役。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中国统帅部为保卫首都南京,试图把日中战争变为世界战争,在上海对日军采取了主动进攻。战役持续三个月,中日双方各投入60万和20万军队,日方宣布死伤4万余人,中方统计死伤过半。11月8日晚,蒋介石下令进行全面撤退,战役遂告结束。本片以此为真实历史背景展开剧情。
2、歼灭日本长江舰队的计划
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因担负中国长江流域作战故名长江舰队。该舰队归侵华海军司令官长谷川清指挥。七七事变后,中国统帅部制定了国防计划甲案,准备集中兵力全歼该舰队。后因机密泄露,日舰队仓皇逃出长江口。该事件作为暗线在本片中予以了展现。
3、双方军事侦察
淞沪会战前,中日都派人查探对方军情。据时任上海保安总团第二团第二大队重机枪中队长的杨俊回忆:当保安团在上海市区暗置工事时,曾有两个人来抄门牌。杨俊怀命令卫兵脱下他们的鞋,发现其大脚趾叉开(日本人特有的生理标志),并搜出记载我方机枪和官兵数目的笔记本。这两个日军被保安团士兵暴打一顿后放出。以此同时,我方派出的侦察人员也多为日军察觉。时任第八十七师第二六一旅第五二一团团长的陈颐鼎回忆:“为了准确掌握日军部署情况,第八十七师呈准上级安排连长以上军官,身着便装,分批潜入上海市区进行实地侦察。”时任第八十八师参谋长的张柏亭回忆:“同行人员,则都光头西装,行动有点土里土气,多少引起日军怀疑。”
本片的主剧情基于对以上活动的艺术加工。
4、虹桥机场事件
1932年的《淞沪停战协定》规定了虹桥机场只能由中国的保安部队和警察把守。为占据这一战略要地,张治中令钟松的独立旅派部化装成保安队秘密接管。日方对此有所察觉。8月9日下午日本陆战队大山勇夫中尉率士兵斋藤要藏身着军装驾车直闯虹桥机场。机场守兵开枪将其击毙,弃车向田野逃避的斋藤也被打死。该事件成为引发淞沪会战的直接导火索。

二、故事梗概
1937年7月7日爆发了卢沟桥事变,西方大国的中立态度助长了日本吞并中国的野心。为此,中国统帅部决定主动在上海与侵华日军展开一场对决。察觉中方意图后,日海军三千陆战队进驻上海公共租界的东区和北区,以此作为进攻中国军队的基地。对于日军的横行霸道,租界内的英美法等国熟视无睹置身事外。英国侨民商会的秘书长艾萨克·泰勒便是其中之一。
大战在即,国军87师派少校情报官方鸿远和炮团作战参谋潘钢化装来日租界侦察。土气的潘钢被印度巡捕拉贾辨别出身份,他施展拳脚替租界里的华人出了口恶气。潘钢住进被三舅废弃的破木棚,方鸿远则在日本人渡边开的妓院里夜夜春宵。这日,潘钢从日军陆战队中尉大山勇夫手里救下中国孤儿白孩子。国军封锁长江口意图歼灭日军长江舰队,泰勒因货轮无法出港一怒之下直闯上海市府。日军接管日租界巡捕房,昔日趾高气扬的印度巡捕成了过街老鼠。绘制日军城防图的潘钢发现使用了过期地图。他潜入英侨商会偷图,与在此守夜的泰勒有了第一次交锋。顽皮的白孩子误偷日军手枪被追赶,潘钢带他躲进泰勒的公馆,中山勇夫不顾外国侨民特权强闯公馆搜索,把坚守中立的泰勒吓个半死,也让印度人拉贾进一步仇视横行霸道的日本人。
日舰队司令长谷川清下令大山勇夫严守苏州桥。为送出城防图,潘钢和方鸿远夜间泅渡江不成日间闯关未果,遭到日军追杀的潘钢带白孩子被迫再次躲进泰勒的公馆。方鸿远利用日本情报组长渡边顺利送出地图。身陷虎穴的潘钢在上海巴黎餐厅与大山勇夫枪战,就餐的各国食客以各不同方式保持着中立。为了归队,潘钢与泰勒达成交易,泰勒开车送其出境以换取货轮的安全出海。回来后的潘钢发现自己画的日军城防图被掉包,受命再次潜入租界寻找又回来的方鸿远,方鸿远这才意识到已铸成大错。中山勇夫率兵强闯虹桥机场侦察被我军击毙,中日两军随即做出战争动员。8月13日凌晨两军不期而遇,我军打响的第一枪揭开了淞沪会战的序幕。硝烟战火中,留在租界的两位中国军人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史诗般的剧情真实再现了中国军人为国捐躯的悲壮,刻画出日本侵略者的凶残与狡猾,勾勒出中、日、英、美、印、韩等各民族的个性。战争场面宏大,各国人物鲜活,台词精炼,画风既有历史的厚重与战争的沉重,又有人性的诙谐和快意的笑料,是继影片《虎口脱险》后又一部面向全球观众的二战喜剧大片!

三、人物描述
1、潘  钢——25岁,炮团作战参谋,中尉军衔,外号钢炮,敦实壮实的硬汉,国字脸透着中国军人不畏强敌的气质。曾留学德国,火爆性格中带着哲学的思考。会武术,精通炮兵指挥,代表了当年淞沪会战中为国捐躯的英雄形象。
2、方鸿远——32岁,师部情报参谋,上校军衔,个头高挑,白皙的脸上一副金丝边眼镜使之看上去更像个书生。曾留学东京士官学校,受恩于日本老师渡边上井。他代表了交战双方更高层次的谍战,也展示出当年国军不光彩的一面。
3、白孩子——10岁的中国孤儿,父母死于日军轰炸,自己则擅长偷窃。有孩童的顽皮,也有对参军的渴望,在机灵中常常闯祸。
4、艾萨克·泰勒——42岁,英国籍的犹太后裔,上海租界英国侨民商会秘书长,鞋业商人和玛利亚货轮的主人。半官方身份,举止间充满英国绅士的风度,为能获得英国政府的任命而严守中立立场,为此吃了不少苦头。懂哲学擅辩论,是个颇能获得中国观众喜爱的洋人形象。
5、拉贾·辛格尔——30岁的印度人,留着大胡子的红头阿三,当巡捕时总爱欺负华人,自己被日本人欺负时又哭哭啼啼。热爱自己的兄弟和咖喱,虽不喜欢中国人但更讨厌日本人,是个可恨可怜又可笑的角色。
6、渡边美子——23岁的韩国人,幼年父母双亡后卖到日本,被渡边上井收养并成为其家族的性奴。高句丽族特有的性格,一边帮日本人做事,一边又瞧不起背叛自己民族的人。
7、大山勇夫——26岁,日本陆战队中尉,历史真实人物,横行霸道中带着狡猾,对中国人的蔑视导致了自己的丧命。
8、渡边上井——52岁,日本驻公共租界情报组头目,口蜜腹剑老奸巨猾。
9、渡边幼男——20岁,日本陆战队中士,个头矮胖,举止有点笨拙搞笑。
10、其  他——
我  方:第十炮团赵团长;87师师长;张治中将军;降职士兵老马;陆军易营长;师参谋长;炮团团副;上海市长;杜月笙;保镖阿华等。
敌  方:日本舰队司令官长谷;陆战队水兵藤斋要藏等。
中立方:英国司机亨利;英国公董菲利普;巴黎餐厅老板杜兰德;德国人霍夫曼;印度人马吉拉、桑贾伊、哈里什等。


【 大国中立 】
(文学剧本节选)
1、史料画面。日/外
七七事变中日军进攻宛平城的影像史料。
【男声解说】:“1937年7月7日日本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件。迫于全国民众要求抗战的呼声,中国统帅部决定在外国人汇聚的上海与日军展开一场对决,史称淞沪抗战。”
2、吴淞口。日/外
【演职员表】
桅杆上的太阳旗高高飘扬,三艘日军战舰呈一字排列溯江而上。
【字幕】:1937年7月,上海吴淞口
战舰甲板上,一身日本海军将军戎装的长谷川清举着望远镜观察江岸。
望远镜里,一排德制大口径榴弹炮炮口高翘指向江面,炮位边头戴德式钢盔的国军官兵各个怒目圆睁严阵以待。
中尉大山勇夫来到长谷身边,担心地遥望:“司令官,他们会不会开炮?”
长谷放下望远镜,狂妄狞笑:“你以为支那人有这个胆量?”
江岸边,守在大炮旁的潘钢满目怒火,把手指握得咯吧直响。炮长望望这位头戴钢盔国字脸血气方刚的参谋,又瞅向渐渐远去的日军战舰。
炮长:“潘参谋,咱们就这么一弹不发地让他们进去了?”
怒火中烧的潘钢一把扯下钢盔丢在一边:“你娘的,再这样忍下去,干脆都回家种地得了!”
3、租界街道。日/外
街道两侧各式洋楼栉比鳞次。街面上,身穿中式服装的华人与西装洋人摩肩接踵,黄包车在人流中穿梭,驶过的轿车不停按着喇叭,一派繁华祥和的景象。
镜头推向街边一栋西式小楼,上海租界英侨商会的招牌。
4、英侨商会里。日/内
门边墙上挂着一排日本艺伎面具,面具下立着半人高的青瓷花瓶。泰勒戴上单片眼镜仔细鉴赏面具:“是新买的?”
大班台后的菲利普在信纸上签名:“是,艾萨克。”插好水笔,“作为商会会长和工部局英董,我荣幸受邀回国加入新首相张伯伦的内阁。为此我给首相写了封推荐信,”拿过信封装上,“特别介绍你去年为租界工部局招募印度巡捕之功绩,希望在我离任之后,能任命你来接任。”
泰勒脱帽致敬:“感谢菲利普叔叔的提携!”
菲利普在信封上盖好蜡印,亲了下,起身从台后走来:“有些事我必须交代清楚。”来到大花瓶边轻敲。“这是当年你祖父我的父亲留下的。自1842年上海开埠起他一直做瓷器贸易。不幸的是,一艘西班牙货轮把他连人带全部家产都葬在了南中国的海底。”
泰勒脱帽向花瓶致敬:“我可怜的祖父。”
菲利普随手摘下个日本面具:“艾萨克,目前日本人吞并中国企图明显,而中国的不战不和则暗藏玄机。鉴于张伯伦首相的外交政策,也就是被舆论批评为绥靖的中立政策……”
泰勒目光直视:“对亚洲也如此?”
菲利普点下头,挂回面具:“其实美法德意无不如此。记住:如果你想要得到首相的正式任命,就须严格保持中立立场。”
泰勒深悟理解后微微点头。
菲利普又回到大班台后:“所以任何情况下都不得发生损害这一立场的行为,发表不适宜这一立场的言论!”
泰勒望着台上英美法和中国的国旗:“放心,菲利普叔叔,作为商会秘书长,我知道该怎么做!”
【叠入】
租界上空,英美法国旗迎风飘扬。
【推出片名】:大国中立
5、汇山码头。日/外
岸边人山人海,欢迎的日本侨民挥动着太阳旗。
随着一声长笛,日本长门号战舰停靠码头。甲板上,大山立在一旁,长谷川清整整将军帽檐准备下船:“近日支那军队暗中调动频繁,我们不得不做好防备,大山勇夫,上岸后你立即组织懂中国话的士兵去华界侦察他们的动态!”
大山:“嗨,司令官。”
战舰甲板上挤满了准备上岸的水兵。水兵藤斋见飞机在头顶盘旋,兴奋地挥手大喊:“辛苦了,空军兄弟!”
矮胖的渡边幼男跟着仰望:“笨蛋,这是支那的侦察机,藤斋下士。”
藤斋的手停在半空:“它、它不会炸我们吧,渡边上士?”
人群向两边闪出条通道并纷纷敬礼,走来的长谷仰望一下:“在这个星球上,还没有任何国家敢与我皇军为敌!”
岸边,上井带十来个妓女混在侨民中挥动太阳旗欢迎,一双白色小球鞋慢慢向他身后凑来。
长谷在侨民欢呼声挥动将军帽走下甲板。
渡边上井鼓动身边的美子:“美子快喊。日本天皇万岁!皇军陆战队万岁!”
涂抹浓妆的渡边美子有气无力地跟着喊了句。
一旁的白俄妓女满眼渴望:“美子,他们床上的战斗力也一级棒吧。”
美子轻蔑地哼了声。
一身合体西装头戴鸭舌帽,貌似富家公子的白鞋男孩凑到上井身后刚要下手,忽然瞅见不远处头戴红帽子的印度巡捕拉贾正眯眼盯自己,慌忙走开。
长谷坐上车走了,陆战队员从仅能并排行走两人的跳板鱼贯而下。军舰上,大山对幼男一摆头:“渡边幼男,跟我下船!”
幼男嗨了声,提起个大包裹背上,跟着大山上了跳板。
岸边的上井兴奋高喊:“幼男、幼男!”对美子指着,“看,你弟弟也来啦。”
跳板上,幼男也望见了岸上的上井,扭身挥手:“父亲,姐姐——”背后的大包把大山挤下跳板哎呀一声掉进海里,吃惊地:“大山中尉!”
趁人群混乱,白鞋男孩从一男子裤兜夹出钱包,刚转身被拉贾抢过。面对拉贾凶恶的目光,男孩吓得拔腿就跑,拉贾跟着追来。
大山从水里冒出头,“骂了声:八格!”向岸边游来。
上井蹲在岸边向大山伸手:“中尉,抓住我!”
待白鞋男孩从身后跑过,美子对追来的拉贾偷偷使个绊子,拉贾踉跄向前扑去,把刚将大山拽上岸的上井一起推入海中。
差点跟着掉海的拉贾立在岸边前后晃动身子试图保持平衡,又被白俄妓女一脚踹了下去。
6、国军团部。日/内
室内有些幽暗,潘钢郁闷地独坐着,良久他仿佛做出离开的决定,用力摁灭手中的香烟,从椅子站起后脱去军帽搁在桌子上,正解着腰带,见赵团长带少校军衔的方鸿远从门外进来,又赶紧戴上军帽立正敬礼:“团座!”
赵团长望望他:“潘钢,师部的方鸿远少校来找你。”
潘钢看看个头高挑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的方鸿远:“什么事?”
方鸿远来到跟前:“潘参谋,听说你三舅在公共租界开了个很大的茶庄?”
潘钢:“是,我好几年没见他了,少校。”
方鸿远手搭在他肩膀:“要不咱们一起去看看他老人家?”
潘钢不解地瞅向赵团长,赵团长往椅子上一坐:“去了花花世界可别乐不思蜀,不然老子用炮轰了你!”
7、泰勒公馆外。日/外
   一栋三面砖墙正面铁栅栏围起的西式两层洋楼,大门前停着一辆敞篷车。
英国司机亨利坐在车里,叼上一支香烟,摸遍全身没能找到火,瞅见执勤的拉贾走来,朝他招手:“三,有火吗?”
拉贾赶紧掏出火柴过来,亨利点上烟,把双腿翘上方向盘耍起主子口吻:“叫什么名字?”装起火柴。
去接火柴的拉贾只得缩回手:“拉贾·辛格尔。”转头望着洋楼,“泰勒先生还没出去?”
话音刚落,头戴礼帽手拿文明杖的泰勒从里出来。拉贾立刻踢步行礼:“下午好,泰勒先生!”
亨利丢掉半截香烟,下车拉开车后门。
泰勒上了车后座:“去汇山码头,看看我的货装好没有。”
见车子走远,拉贾捡起半截烟抽了口,心满意足地拍拍胸脯,瞅见卖烟的女童走来,又抽了口后丢掉烟头迎上去。
女童回头要跑,被拉贾拽住。女童只得可怜巴巴地递过一包哈德门,见拉贾没有反应,又添上一包。拉贾抓起一盒火柴连同两包烟一起装进口袋:“这里不准中国人来,滚!”
8、外白渡桥上。日/外
炎炎烈阳下的桥头,短衣打扮的行人来来往往。人流中走来潘钢和方鸿远。
方鸿远手提行李箱,一身学生短装让他看上去时尚儒雅,跟在一旁的潘钢则头戴礼帽身着长袍斜挎包袱,不时摘下帽子擦着板寸头上的大汗,他与时令格格不入的装扮不时引来路人的侧目。
方鸿远停下脚步:“潘钢,你这行头该不会是偷来的吧?”
潘钢傻笑:“只当真是来走亲戚呢。也不早告诉我是来侦察的,少校——”
方鸿远紧张起来:“嘘!现在起叫我一号。”向前张望吗“是怕先告诉你后你就不愿来了。前面应该是日军进驻的东区了。“
潘钢跟着望望:“应该是。”习惯性伸平右手竖起大拇指测算,“这桥大约140米,误差不超……”
方鸿远赶紧拉下他胳膊:“你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中国炮兵作战参谋?”
潘钢摘下礼帽挠光头:“角色一下子没转过来。这叫什么桥?”望见拉贾走来,“我去问问。”
见潘钢向自己走来,拉贾立足后把手按在腰间的枪上。
潘钢边走边叫:“喂巡捕,这是什么桥?”
拉贾立起眼:“你来租界刺探情报,身上也不带张地图?”
潘钢一怔:“你怎么知道?”
拉贾朝他脚下示意,潘钢低头观望脚下锃亮的军靴。
拉贾掏出手枪:“意外的收获。”把枪一挥,“举起手,跟我走一趟。”
潘钢却把眉毛一挑:“跟你去巡捕房?”
拉贾炫耀地:“不,是去日本舰队司令部领赏。你是我捉到的第12个中国……”
话音未落,潘钢一脚踢飞他的手枪,一拳打在其腹部。
拉贾疼得捂住腹部向前栽倒:“你敢打巡捕……”
潘钢用膝盖将他顶摔个面朝天:“你敢捉老子!”
望着另两个印度巡捕持警棍跑来,方鸿远叫了声“坏事”,弯腰捡起落在脚边的手枪。
拉贾见来了援兵,高叫:“桑贾伊、马吉拉,快抓住这个中国间谍。”
潘钢把礼帽一丢脱下长袍,露出军用背心:“别仗着人多,有种都上来!”
路过的华人纷纷围了上来,方鸿远见无法阻拦,无奈地拾起潘钢的衣帽。
马吉拉和桑贾伊挥棍哇哇叫着冲来,潘钢孔武有力的手臂钳住马吉拉手腕,一个背摔将其摔得龇牙咧嘴,然后又跃身双蹬将桑贾伊踢飞,自己落在刚要爬起的拉贾身上,拉贾疼得大叫。
围观华人纷纷拍手叫好。
白鞋男孩一脚踢飞滚落在脚边的红帽子:“打死他,打死这些红头阿三!”
在众人起哄中,潘钢有点忘乎所以,要再脱背心:“好久没打架了,今天老子过把瘾——”后腰被枪口顶住。
身后的方鸿远低声喝令:“还不快走!”
9、租界东区。日/外
大片的棚户区里,狭窄土路坑坑洼洼,几个脏兮兮的华人孩子在奔跑嬉闹。一位中国大嫂蹲在自家棚内洗衣服。走来的潘钢腰杆笔直迈着方步,遇到水坑直接踏水而过,方鸿远则灵巧地回避水坑。
潘钢:“小时候跟家父学了点拳脚,让你见笑了一号。”
方鸿远:“开始后悔带你来了。记住:你的任务是绘制日军城防图,不是来打擂台的。”
潘钢大声:“是,一号。保证完成……”
话音未落,一盆水泼在潘钢头上。大嫂手提木盆惊讶地立在门口:“对不起长官,阿拉不是故意的。”拿毛巾过来为潘钢擦脸。
潘钢有些纳闷:“大嫂,你怎么知道我是军人?”
大嫂:“你走路腰杆笔挺也不看路,我们这里的华人谁敢这样啊!”
潘钢觑方鸿远:“看来咱俩还得学会对洋人点头哈腰才行。”
10、街头。日/外
敞篷车鸣笛从人流中驶来,不时有华人对车里的泰勒点头哈腰。开车的从后视镜望望后座上的泰勒:“回公馆,泰勒先生?”
泰勒:“不,去港务局办理出港手续。我亲爱的玛利亚明天要启航回国了。”
11、福州茶庄外。日/外
一个破木棚的门端挂的“福州大茶庄”牌子耷拉着。
门前的方鸿远难以置信:“二号,这就是你三舅的大茶庄?”
潘钢轻轻一推:“牌子上不是写着嘛。”门朝内倒下,腾起一片灰尘,“他啥时走的也不通知一声。”
方鸿远扇着手:“你在这里待,我去其他地方住。”
12、东京町妓院外。日/外
12.1院子里。
一座日式建筑的院落,门柱的灯笼上写着东京町字样。
院子里排着等待进入嫖妓的长队,渡边美子向每个陆战队员发放号码牌:“感谢光临,我义父已命全体小姐免费三天以示欢迎……”
渡边幼男从大门进来:“姐姐。”
美子:“是幼男,你父亲在里面等你呢。”
12.2房间里。
白俄妓女口含一根香肠望着三个赤身裸体的日军。
日军各个瞪大眼睛,口水直流。白俄妓女咬了口,举起剩下的半根香肠冲他们一个个点着,日军低头自卑地看着各自裆部。
白俄妓女鄙夷一笑,把香肠插进敞口的杯中,解开身上睡衣:“节省时间,叫你们全体陆战队一起来吧!”
12.3客厅。
渡边美子跪在榻榻米倒上两杯酒。渡边幼男摸下她臀部,被美子打开。
渡边上井笑笑:“美子,今晚好好侍候幼男,他坐船从我们日本而来一路非常的辛苦。”
美子强忍内心厌恶:“是,义父。”
幼男拿起酒瓶:“父亲,这是我从家乡带来的正宗清酒。”
上井摇着扇子:“支那才是我们的故乡,从他们的唐朝起就是。”接过美子递来的酒杯品了口,“哈,家乡的味道。幼男,你哥哥是满洲国的关东军,而你又参加了皇军陆战队,你俩都能为大日本天皇效命,是我渡边家族的荣耀!”
幼男:“嗨。父亲,大山中尉要我去华界侦察支那军的布防。万一被抓,他们会杀我吗?”
美子目光一闪,望着上井。
上井放下杯子:“放心,五年前中日间就有《淞沪停战协定》。现在双方虽有摩擦但毕竟没有宣战。当然他们怎么对你,取决于我们如何对待他们。”
13、国军礼堂。日/内
十来个鼻青眼肿的中国便衣一字排开,师长来到垂头丧气的众人面前,看着讨饭装扮的老马:“哪支部队的?”
老马敬礼:“报告师座,我是独立旅二团三营一连情报参谋马蛮兵。”
师长回头望望:“是你的手下,钟旅长?”
钟旅长难堪地:“遵照军部指示,我旅派出连以上情报参谋到租界侦察。岂料他们最长也只待了三天就被日本人给打了出来。”
师长恨铁不成钢地:“一帮窝囊废,把他们统统下放到连队当兵三个月!”来到一旁苦力打扮的军官面前,“你细皮嫩肉的,装他娘的哪门子苦力!”扯开他的马褂,瞅见他胸口有个竹子状的烙印,好生奇怪地问,“是谁烫的?”
军官立正:“报告师座,是日本舰队司令部的大山勇夫所为。我什么都没说。”
师长:“够狠。你们都有?”
老马和众人齐刷刷亮出胸口的烙印。师长怒火顿起:“狗日的,打就打了,还竟然在我手下的身上印竹子!参谋长。”
参谋长:“有!”
师长咬牙切齿:“有来无往非礼也。以后只要在我87师防区内捉到东洋探子,一律给老子刻上梅花!”
参谋长:“刻在哪,师座?”
师长指着自己额头:“这里,一朵盛开的大梅花!”
参谋长:“是!”
师长稍稍息了怒:“马上打电话问一下,炮团为何还不开炮!”
(本片预估投资过亿,请有意向有实力的投拍单位与本人直接联系!)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