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踏步银河

[复制链接]
264 0
剧本交易
剧本类型: 电视剧 
题材类型: 科幻 魔幻 
价格: 60元
联系人: 李睿恒
联系电话: 16604323156
QQ/微信/邮箱: 1962733841
本帖最后由 laohuahua 于 10-1 19:42 编辑

第一集新的启程
   黄昕怡,一位普通的高二女学生。上课时,她积极老师回答老师的问题;下课时,她认真的整理笔记。即便是午睡时间,她也在学习。甚至晚上睡着以后,她也在说和学习有关的梦话。
   但在那一天放学后,她就经历了一次有生以来最为难忘的经历。那一天晚上的十一点半,正当黄昕怡走在回家的路上时,一道强光从夜空中自上而下的照射下来。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黄昕怡就被飞碟给绑架了。
   黄昕怡刚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的手和脚都被皮革绑住了,正当她想要大声呼救时,却发现自己的嘴也被皮革给塞住了。
   大约过了一天半,也就是一百零三个小时,飞船在阿次阿妮莉亚星系的欧司星着陆了。
   黄昕怡被异星人戴上了手铐脚镣;之后,她被押送到了帕米蒂亚皇宫。异星国王司仪卡扎尔·艾米见到了黄昕怡后对手下说:“你们先退下。”手下说:“是,陛下!”
   国王黄昕怡说:“丫头,转过脸来让我看看。”
   黄昕怡说:“凭什么让你看,你谁啊!”
   国王说:“你这丫头,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
   黄昕怡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石头向国王掷去。
   国王说:“来人,把这丫头......
   语音未落王子塔皮尔·艾米便走了进来。
   王子抢先插了一嘴:“国王大人,不要冲动。”
   国王说:“此话怎讲?”
   王子说:“自从我的妻子埃斯顿·普扎罗沙瓦死后,就无人照看我的儿子普沙艾·艾米了。不如,就让她做个照看普沙艾·艾米的女仆如何?
   国王点了点头说:“倒也是可以。”国王清了一下嗓子继续说,“地球人,我孙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要你好看!”
   国王之后对手下说:“来人,把这丫头松绑。”
   于是异星人就给黄昕怡松了绑,黄昕怡随王子一起行走。快走到地方的时候,王子对黄昕怡说:“我是特意为你说好话的。”
   黄昕怡说:“如果你不说,那国王又会把我怎样?”
   王子说:“小妹啊,这你可就不知道了啊;我们这里像你这样被抓来的很多。但能在这里保住性命的人却很少。”
   黄昕怡说:“此话怎讲?”
   王子说:“我们这里是阿次阿妮莉亚星系中的欧司星,这里是专业冶炼‘黄金’的地带......”
   未等王子把话说完,黄昕怡就插嘴说:“黄金?这里还有黄金啊!”
   王子继续说:“此‘黄金’非彼‘黄金’,‘黄金’的完整名称叫做司仪卡纳之粉。”
   黄昕怡说:“那什么是司仪卡纳之粉啊?”
   王子说:“毫无疑问就是召唤司仪卡纳用的啊。”
   黄昕怡说:“那司仪卡纳又是谁啊?”
   王子说:“他是我们这里最有命名的猴神。”
   黄昕怡一听这话便哈哈大笑起来:“猴神,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子说:“黄昕怡,你别笑。”
   黄昕怡很诧异地说:“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啊?”
   王子很淡定的说:“我是心灵感应师,我当然知道你内心的想法啊。”
   黄昕怡说:“那你不妨说来听听。”
第二集司仪卡纳祭祀大典
    王子说:“你是不是在想有关逃回地球的事啊?”
    黄昕怡说:“是啊,你是怎样知道的?”
    王子说:“我是靠心灵感应知道的啊。”
    黄昕怡说:“那你又是怎样获得心灵感应的啊?”
    王子说:“这话还得从1356年的一次祭祀大典说起。”王子顿了一下继续说:“那一年我300岁......”
    还未等王子说完,黄昕怡便惊叹了起来:“哇,三百岁!”
    王子继续说道:“恩,没错;那一年参与祭祀的是瓷族。”
    黄昕怡惊叹道:“什么,瓷族我没听说过啊!”
    王子说:“他们穿的是‘锦绣之花’,脚上穿的是蓝布鞋,祭祀使用的器具是方形瓷具。”
    黄昕怡说:“那他们又是怎样祭祀的啊?”
   王子说:“这话问得好。”
黄昕怡说:“然后呢?”
   王子说:“然后他们一般会在东南角烧四柱香,并在方形瓷具上跳舞,等待猴神的出现。”
   黄昕怡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在瓷具上跳舞?”
   王子说:“没错,但更荒唐的是猴神一出现,瓷族就消失了。”
   黄昕怡说:“那猴神一般都会在出现时做什么?”
   王子说:“他会潜入我们的民宅的房顶,然后在房顶上一蹦;民宅便塌了。”
   黄昕怡说:“这猴神分明就是妖怪么!”
   王子说:“谁说不是啊,但这是我们这里的传统。”
   黄昕怡说:“那你又是怎样获得超能力的啊?”
   王子说:“我还没说完呢,在猴神把民宅蹦塌后,猴神便消失了。之后,还会出现几个火族的姑娘。”
  黄昕怡说:“那她们长什么样子啊?”
  王子说:“她们身上全是纹身,就连脸上都是。”
  黄昕怡惊叹了一声,王子说:“然后,那位火族姑娘双手合十,口念咒语,之后,便出现了一枚赤丹丸。火族姑娘亲手将赤丹丸放入了我的嘴里。我服下以后便拥有这项超能力了。”
  黄昕怡连连拍手称赞道:“妙啊!”
  王子说:“也许,你也能赶上一次司仪卡纳祭祀大典,那画面保证出乎你的意料。”
  王子说:“好了,你先去照顾我儿子去吧。”
  王子说完便领着黄昕怡进了一间极为古怪的房子——这栋房子没有窗户从房子的前后侧面看都没有门;原来,门是朝上面开的。不仅房子的布局古怪,而且房子的建筑类型也是古怪,房子竟然是建在云彩上的。正当黄昕怡为怎样到房子里去而犯愁时,王子手摁按钮,房子便降落了下来。
   黄昕怡很奇怪的对王子说:“这房子分明就是飞船么。”
   王子说:“你说得没错。”
   黄昕怡接着问道:“那你们为什么不在地面上建房子,却住在飞船里呢?”
   王子说:“这正是我们星球的特色,以前我们也在地面上建过房子,但由于受洪水地震泥石流及火山爆发的影响;致使我们星球的经济崩溃了!所以我就想到了这一办法,致使我的家庭成为了整个星球的领导者。”
   黄昕怡连连拍手称赞道:“你可真是伟大呀!”
第三集黄昕怡做保姆
   王子说:“那是当然的啊!”
   黄昕怡说:“对了,顺便问一句。你妻子是怎么去世的啊?”
   王子说:“因为一次意外。”
   黄昕怡说:“意外,是什么意外?”
   王子叹了口气说:“唉!都是因为我一时大意只顾管理国家,不顾照料自己的妻子;致使我的妻子被人下毒给害死了。”
   黄昕怡说:“那在那么多人当中,为什么你偏偏选我来照料你的儿子呢?”
    王子说:“因为你有自己的思想,不会因外界的改变而改变;这就是我最仰慕的;几百年来,除了我逝世的妻子外,还从未有这样一个让我从心里看得上的人;然而你就是个例外。”
    黄昕怡对王子说:“那我该怎样照顾这位小天使啊?”
    王子说:“你可真会说话,我就赋予你临时公主的称号吧!”
    黄昕怡连连摆手说:“不敢当,不敢当!我做个临时保姆就已经很满足了!”
    王子说:“那好,现在我就告诉你照顾我儿子的方法。”王子顿了一下继续说,“首先你要学会给他换尿布。”王子边说边拿出一条类似“绑带”似的物品。
    黄昕怡笑着对王子说:“你在开玩笑么,用绷带做尿布?这也太荒唐了吧!”
    王子说:“确切的来说这不是绷带,而是帕丝带。”王子清了一下嗓子,“至于什么是帕丝带你就不用问了;像我这样给我的儿子‘绑’尿布就行了。”王子边说手里边动手操作。
    王子给儿子‘绑’完尿布后,继续说:“你还要给他喂奶。”
    黄昕怡兴奋地说:“喂奶,这个我最会了。”
    王子则笑了笑说:“黄昕怡这个星球可与你们的星球大而有所不同啊!”
    黄昕怡说:“那你不妨说说看,到底哪里不同啊?”
    王子说:“首先要用烧开的碧阳泉将奶粉冲开,然后立即放入冰柜里冷冻,九十二小时后取出在加热至零上二十三至二十四度就可以用吮吸筷喂给他了。”
    黄昕怡问道:“那什么是吮吸筷,它又是怎么用的啊?”
    王子说:“所谓的吮吸筷就是能够吸水的筷子,这应该与你们地球大而有所不同吧?”
    黄昕怡作频频点头状,又对王子说:“那碧阳泉又该去哪里去取呢?”
    王子说:“碧阳泉位于师徒岭中的翡翠洞,在那里的岩壁上,长有红苔;你再用手挤一下红苔,就可以挤出赤水了。”
    黄昕怡说:“还有什么需要我来为他做的么?”
    王子说:“最后要和你交代的就是有关于给他洗澡的事了。”王子顿了一下继续说,“要用刷子给他刷身上,然后打泡沫;之后再刷一遍,在打一遍泡沫;最后用水给他冲洗干净就可以了。”
    黄昕怡说:“好了,尊敬的塔皮尔·艾米殿下;我都记住了。
    王子说:“那我有事先出去一趟,你好好照顾我儿子。”王子顿了一下继续说:“不过,不管你把我家弄脏了或是‘伤害’到我儿子的话。我可就要把你关禁闭了。你知道了么?”
    黄昕怡吞吞吐吐地说:“我——知道了——”
    王子刚离开家门,黄昕怡就来到了浴室给普沙艾·艾米洗澡。结果,黄昕怡不仅把水弄得到处都是,甚至还把普沙艾·艾米给弄哭了。
第四集险探师徒岭
    黄昕怡先将普沙艾·艾米给哄开心了,然后给他洗完澡后。黄昕怡便拾起抹布将地给擦干了。
    然后,黄昕怡拎着三个水桶出去打水去了。
    黄昕怡刚一出门就摔了一跤,因为她走路的时候没有看到门槛。所以,黄昕怡就这样的摔倒了。还好只是皮外伤,以至于没有给黄昕怡造成较大的伤害。黄昕怡继续向外走去,大约走了七八公里后,黄昕怡停下了脚步,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至少黄昕怡认为那是石头。
    但令黄昕怡奇怪的是,那块石头竟活动了起来。黄昕怡这才意识到自己坐在石龟的背上。于是她匆忙站起,并用英语对石龟说:“Sorry, I didn't mean to.
    但是石龟却没有反应,于是黄昕怡又对石龟说了一遍:“Sorry, I didn't mean to.
    但石龟依旧一动也不动,于是黄昕怡伸手向着石龟摸去,她又试着将石龟抬起来,但石龟却很沉。无论黄昕怡怎么搬也搬不动。
    正当黄昕怡将石龟放下时,她才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原来是定点爆破的地雷将石龟给炸起来了啊!
    黄昕怡继续向前走去,但黄昕怡只觉得越走脚下的路就越软;原来是黄昕怡踩了一条谭汪鑫蛇。
    谭汪鑫蛇的由来可以追述到上古时代,谭汪鑫蛇是一种90秒钟就能要人命的剧毒毒蛇,连大象也不例外。但它的相貌却与我们所说的毒蛇不大一样。我们常说的毒蛇是三角形头的,并且毒蛇都是小蛇,而谭汪鑫蛇却是一个例外。谭汪鑫蛇的头与蟒蛇的头一样,并且谭汪鑫蛇还是条大蛇,长度可达15——20米。并且谭汪鑫蛇不但咬人,人在中它的毒时,它会,将人整个的活吞掉。
   谭汪鑫蛇一口就咬住了黄昕怡的脚,黄昕怡顿时感到自己的脚像被斧头砍断了一般的痛。紧接着,黄昕怡的腿和腰也想被砍断了似的。这时,一张大嘴将黄昕怡自上而下的整个吞下;黄昕怡闭上了眼。但黄昕怡还算幸运,一道剑影在她的头上一闪而过,黄昕怡缓缓地张开了眼。
   黄昕怡对那位恩人说:“我这是在天堂么?”
   那位恩人长着八字胡,蜡黄色的皮肤点染出他饱经岁月的磨练,长着老茧的脚掌展现着他已经走了不少的路了。
   那位恩人笑了笑以后对丁晓中说:“你不是在天堂,但如果不是我救了你;恐怕,你就去天堂了。”
   黄昕怡说:“奥,那我先谢谢你了!”
   那位恩人说:“我叫桑寒·比斯利托福。”
   黄昕怡说:“幸识啊!”
   桑寒·比斯利托福说:“对了,你肯定是被蛇咬了吧?”
   黄昕怡吞吞吐吐地说:“我——我不知道啊——”
   桑寒·比斯利托福从口袋里拿出一瓶蓝药膏,之后他用手打开了蓝药膏,并涂抹到了黄昕怡的身上;黄昕怡害羞地低着头,并对桑寒·比斯利托福说:“谢谢你了!”
    桑寒·比斯利托福说:“不客气,那你继续上路吧。”
    黄昕怡和桑寒·比斯利托福道谢之后,便继续走她自己的路了。
第五集传艺翡翠洞
    黄昕怡离开了恶蛇区,踏上了去往翡翠洞的路程。
    啊呜!啊呜!树林里传来了一阵猛兽的叫声,黄昕怡吓了一跳,她看到这猛兽向自己扑来,吓得她昏了过去。等他醒来后,她发现一位女同学坐在自己的身边。
     黄昕怡向那位女同学问道:“刘伊馨你怎么来了?”
     刘伊馨说:“是班主任王丹让我来找你的,谁知道,我一昏迷就在这里了。”
     黄昕怡一把搂住了刘伊馨,并对刘伊馨说:“终于看到你了,伊馨。”
     刘伊馨说:“黄昕怡,你和我一起回去上课吧!”
     黄昕怡说:“回去上课?哈哈哈哈哈。”
     刘伊馨对黄昕怡说:“黄昕怡,你别笑。”
     黄昕怡说:“这太荒唐了!”
     刘伊馨说:“这一点也不荒唐。”
     黄昕怡说:“那你不妨说说看。”
     刘伊馨说:“我既然是通过时空隧道到这里的,那我肯定还会通过时空隧道回去。”刘伊馨话一说完就用食指指向身后,但她的身后却什么也没有。
     黄昕怡突然陷入了焦虑之中;刘伊馨看出了这一点,于是刘伊馨向黄昕怡问道:“黄昕怡,你在想什么呢?”
     黄昕怡战战兢兢地回答说:“那只猛兽——哪去了!”
     刘伊馨说:“猛兽?是你自己吓唬自己吧!”刘伊馨边说边拿出一张兽皮,“你说的是这个么?”
     黄昕怡一屁股坐在地上,之后屁股不断地向后移,并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过了许久,黄昕怡这才将双手从眼睛上拿了下来。黄昕怡嘴里不断地念叨:“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黄昕怡对刘伊馨说:“对了,你知道翡翠洞该往那面走么?”
     刘伊馨说:“你当我是这个星球的人啊,这人生地不熟的,让我找个地方休息都是问题就更别说找个‘名胜古迹’了!”
     黄昕怡说:“那倒不如你和我一块去翡翠洞如何?”
     刘伊馨说:“也好,毕竟人多还是会安全些!”
     就这样黄昕怡和刘伊馨,手牵着手踏上了去往翡翠洞的征程。
     两人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但这一香气无不令人有所陶醉;黄昕怡用低八度的嗓音唱出了青春之歌。刘伊馨用优雅的舞步跳出了时代的节拍。两人结合在一起,真是锦上添花啊!
     等黄昕怡唱累了,刘伊馨跳得疲劳了;这时已是黄昏时分了。黄昕怡慌了神:“糟了,糟了,王子回来一定会惩罚我的!”
     刘伊馨说:“王子,什么王子?”
     黄昕怡说:“就是这个星球的国王司仪卡扎尔·艾米的儿子塔皮尔·艾米啊!
     刘伊馨说:“什么国王啊,王子啊;我看啊,他们全都不像好人!”
     黄昕怡说:“嘘,你小点声;可别让人听见了,听见了,这事儿可就不好办喽!”
     刘伊馨问:“什么事啊?”
     黄昕怡说:“就是采集碧阳泉呗!”
     刘伊馨问道:“碧阳泉,碧阳泉又是什么啊?”
     黄昕怡说:“等到了翡翠洞,你就明白了!”
第六集岩壁探险
     就这样,黄昕怡和刘伊馨踏上了去往翡翠洞的旅途;途中,道路由原来的平整变为了凹凸不平的峭壁。这使得道路的前进成为了问题。
     终于,在经过艰难险阻后,二人看到了一片紫色的树林。黄昕怡和刘伊馨都高兴的蹦了起来。
     在二人经过一片紫色的树林后,下面的场景竟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向前是一片五彩斑斓的珍珠;不,那不是珍珠而是珍珠的倒影,珍珠位于翡翠洞上方的莱恩湖。
    二人进入了翡翠洞,洞内的宝石闪着晶莹剔透的光,光线穿过洞内。好似进入了人间天堂。但令黄昕怡和刘伊馨困惑的事又来了。
    黄昕怡对刘伊馨说:“伊馨,你看到红苔了么?”
    刘伊馨说:“红苔,这又是什么新物种?”
    黄昕怡说:“是生在岩壁上的一种苔藓类植物。”
    刘伊馨说:“那既然是生在岩壁上的植物,我们又怎样去获得啊?”
    黄昕怡说:“你有梯子么?”
    刘伊馨说:“我一个学生哪能带梯子啊!”刘伊馨把手伸进书包内;之后,她兴高采烈的对黄昕怡说:“算你幸运,我随身携带了一根绳子,也许可以对你有所帮助。”
    黄昕怡说:“那真的是太好了!” 黄昕怡顿了一下,“只是这绳子到底该怎样用呢?”
    刘伊馨思考了片刻后将它一端系在了斜侧的宝石上,另一侧则握在自己的手里。之后,刘伊馨拿出了第二根绳子,一端绑在了第一根绳子中间的位置,另一端则绑在黄昕怡的身上。
    就这样刘伊馨在下面拉着绳子,黄昕怡在上面的岩壁上寻找红苔的痕迹,她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一丝红苔的影子。
    正当黄昕怡打算放弃时,一滴岩壁上的“甘露”使黄昕怡改变了自己的计划。
    黄昕怡向斜右上方望去,看到了一大片的红苔。于是,黄昕怡一手在上方一剂,另一手提着水桶在下方接着。
     大于过了九十二分钟,黄昕怡提着水桶下到了岩壁的底端。
     黄昕怡和刘伊馨踏上了去往皇宫的路。
     路上刘伊馨对黄昕怡说:“黄昕怡,你说皇宫里有什么好的呢?”
     黄昕怡说:“依我看么,皇宫里是富人待的地方。”
     刘伊馨说:“富人!富人在皇宫里的待遇也不都是好的啊。”
     黄昕怡说:“那倒也是!” 黄昕怡顿了一下,“那你的意思是?”
     刘伊馨说:“辞职!”
     黄昕怡说:“伊馨啊,伊馨这里的规矩恐怕你是不知道的!”
     刘伊馨惊叹道:“规矩?这里竟然还有规矩!”
     黄昕怡说:“这你就少见寡闻了吧。”
     刘伊馨说:“那你不妨就说给我听听。”
     黄昕怡说:“此地叫做阿次阿妮莉亚星系的欧司星,此地曾经有多位国王参加了祭祀大典,在祭祀大典中猴王会挑选出最强壮的哪位国王,让她割下自己的右臂。而然哪位国王失去了右臂便失去了自己最强壮的部分;所以为了国王能够正常的生活,王子就派使者去地球上去活捉美少女,作为炼丹炉中最重要的部分。然而普通人只能任人宰割,只有国王选中,且赋予职位的人,就像我;才能够在这个星球上有一寸生存的空间。”
第七集照料普沙艾·艾米
    刘伊馨说:“那既然你有职位了,我又该怎么办啊?”
    黄昕怡说:“伊馨,你不是我的朋友么?”
    刘伊馨说:“对啊!”
    黄昕怡说:“我想也许你说你是我朋友的话,应该是可以的。”
    刘伊馨露出了灿烂的微笑,黄昕怡说:“不过,我也不知道王子同不同意。”
    刘伊馨说:“管他同不同意的,等咱们回去时再说!”
    就这样黄昕怡和刘伊馨踏上了回皇宫的路。但就在黄昕怡和刘伊馨说笑之时。忽然有一只老虎朝二人扑了过来,黄昕怡对刘伊馨说:“伊馨,还不快趴下!”说完就将刘伊馨推倒在地,而黄昕怡自己则受了伤。等那只老虎光临后,刘伊馨就背起身负重伤的黄昕怡。刘伊馨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等到地方的时候。黄昕怡睁开了眼,嘴里念叨着:“水,水,水——”
      刘伊馨说:“难不成你要喝水不成?”
      黄昕怡说:“不是喝水,是水桶。”
      刘伊馨这才反应过来:“哎呀呀,我怎么把水桶给忘了呀!”
      刘伊馨对黄昕怡说:“你在这里坐着吧,我去找水桶。”
      许久,刘伊馨拎着三个水桶跌跌绊绊的进来了。
      黄昕怡说:“快,把水桶里的水倒出来一部分用来给普沙艾·艾米洗澡用,一部分用来给普沙艾·艾米冲奶粉用。
      刘伊馨说:“好的,这两项我最在行了。”
      黄昕怡说:“伊馨,你先等一等。洗澡的话要用刷子刷一遍然后打一遍泡沫;之后再用刷子刷一遍,再打一遍泡沫,最后冲一遍水,就可以了。”
    刘伊馨说:“这是给人洗澡呢,还是刷鞋呢?!!”
    黄昕怡说:“伊馨,你可别忘了这里是外星球。”
    刘伊馨说:“外星球,外星球又怎么了!”刘伊馨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难道,这些外星同胞们是由皮鞋变的不成!”
    黄昕怡说:“伊馨,你别想那么多;干就是了!”
    刘伊馨就按照黄昕怡说的做了,而至于黄昕怡自己呢则一边指导刘伊馨给普沙艾·艾米洗澡,一边自己给普沙艾·艾米冲奶粉。
    在刘伊馨的帮助下,普沙艾·艾米洗完了澡。在黄昕怡的辛勤付出下,普沙艾·艾米喝完了奶粉。但就在这时,令黄昕怡和刘伊馨头疼的事情又来了,
   普沙艾·艾米竟然放声大哭,那哭声真是震耳欲聋啊。隔着九道墙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
   黄昕怡说:“完了,完了!” 黄昕怡耸了一下肩膀继续说,“伊馨,快点逗着孩子开心;不然我们都会被关禁闭的!”
   刘伊馨说:“逗小孩?这个我最在行了!”刘伊馨话一说完便将手放在那小孩的脚丫上摸了摸。
   说罢,那小孩竟然笑了起来。黄昕怡的心这才从十万火急中脱离了出来;但令黄昕怡和刘伊馨感到害怕的是,门口传来了一阵连续的响亮的敲门声。
   两人搂在了一起,没有谁敢为这位不速之客开门。
第八集因故囚禁
   门被这位不速之客打开了,这位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王子塔皮尔·艾米本人。
   王子打开门后气冲冲的对黄昕怡说:“黄昕怡,你为什么不给我开门!”
   黄昕怡说:“塔皮尔·艾米殿下,对不起!
   王子说:“黄昕怡,你到底干什么呢?”王子说完就一步跨在了黄昕怡的身后。刘伊馨和王子塔皮尔·艾米对视几秒后;王子对黄昕怡说:“你不仅把我儿子给弄哭了,还带回来了一个人!”
   黄昕怡忙跪下给王子磕头说:“在下罪该万死,在下罪该万死!”
   王子说:“来人,把这个丫头给我囚禁到水牢里去!”
   声音从黄昕怡身后传来:“是!”
   就这样,黄昕怡被带进并锁在了水牢里。
   也不知过了多少天,反正,黄昕怡已经昏迷过去了。
   而刘伊馨呢早在和王子对视后就跑了;这时水牢里走进来了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黄昕怡的同班同学刘伊馨。然而,黄昕怡一看到刘伊馨便说:“伊馨啊,伊馨;因为你我受了多少的罪啊!”
   刘伊馨说:“不要紧,不要紧;我这就给你解开。”刘伊馨话一说完便拿出了一瓶药剂,向黄昕怡的手上倒去。起初,黄昕怡还很感到有烧焦皮肤的感觉。但过了一会,黄昕怡手上的手铐竟脱落了。刘伊馨一把把黄昕怡拉了上来。
   黄昕怡对刘伊馨踉踉跄跄的说:“我们还是回地球上课去吧!”
   刘伊馨说:“你想得美啊,你也知道;时空隧道要等三十年才会出现一次,可三十年后;我们的生与死都是说不定的!”
   黄昕怡说:“那倒是简单啊,我们现在就可以走;我们可以去偷......偷......偷......”
   刘伊馨说:“你是说要去偷飞船?”
   黄昕怡说:“嘘!小声点,别让别人给听见了,听见了就不好办了!”
   刘伊馨说:“那你说这事该怎么办啊?”
   黄昕怡说:“我去冲锋,然后你想办法溜进去;之后,你开启飞船时拉我一把就OK了。”
   由于刘伊馨的性子比较急,所以她冲在了最前面,边跑边喊道:“冲啊!”但没过多久,刘伊馨又跑了回来,边跑边喊道:“撤退,撤退!”
    之后刘伊馨跑到自己的背包旁边,她打开了背包拿出了一个玻璃罐子;并向后面一丢,后面的追兵便在一刹那间消失了。
    但从刘伊馨的后面又走来了一个人,黄昕怡走向了那个人;刘伊馨见状忙对黄昕怡喊道:“黄昕怡,你快回来......危险!”
    那个人和黄昕怡都转过头来冲着刘伊馨笑了笑;之后,黄昕怡面带微笑的对着刘伊馨笑了笑说:“这个人我认识,他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桑寒·比斯利托福。”
    刘伊馨说:“什么桑寒·比斯利托福啊?依我看啊,只要是外星人,就都不是好人!”
    黄昕怡对刘伊馨说:“话可不能这样说,他已经答应将飞船借给我们作为回地球的交通工具了。”
   刘伊馨笑着说:“那真的是太好了!”刘伊馨话一说完便跑进了飞船,之后,黄昕怡也进了飞船。之后黄昕怡和桑寒·比斯利托福道别后。黄昕怡和刘伊馨开启了在银河里旅行的征程。
第九集漫步银河
    飞船离开了欧司星,但这个星系却与银河系大而有所不同。这个星系有着五彩缤纷的光,一道道彩色的朝霞在飞船的周围装扮出一幅水中捞月图。
    除了灯光外,还有“悠扬的音乐声”,等那个发声的物体近了些时,黄昕怡才发现这不就是人类在许多年以前发射的“探险号”么。
    之后,在离开欧司星大约五分钟后。黄昕怡和刘伊馨在飞船内漂浮了起来。之后令两人担心的事情又来了,飞船被吸进了黑洞。飞船是由高度弹性的物质制成的。飞船是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但黄昕怡和刘伊馨可就大难临头了。
    两人先是头痛,然后是心痛,最后甚至昏了过去。等两人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黄昕怡对刘伊馨说:“我们这是在天堂么?”
刘伊馨抱住黄昕怡哭着说:“哇!我可不想这么快就死了啊!”黄昕怡则神色不变,定睛向前望去。之后黄昕怡对刘伊馨说:“我们没有死。”刘伊馨说:“那这里是哪啊?” 黄昕怡说:“我也不知道。” 黄昕怡顿了一下继续说,“但我可以断定,我们没有死。”
    刘伊馨战战兢兢地说:“不妨……你找个人……去问问……”
    黄昕怡说:“你干嘛这样紧张,我找人去问就是了。”
    刘伊馨叮嘱黄昕怡说:“那你一定要小心啊!”
    黄昕怡说:“我知道了!”
    黄昕怡看到一个人后,用英语对那个人说:“Hello, ask where this is
    那个人回答道:“#@@¥¥¥¥%%&&!”
    虽然黄昕怡虽然不知道那个人在说什么,但那个人语言显然是含有敌意。于是她跑回来对刘伊馨说:“伊馨,快跑!”
    黄昕怡拉住了刘伊馨的手就往前跑去,也不知跑了多长时间;反正,两人已经是跑得气喘吁吁了。
    正当两人在一颗奇异树下歇脚的时候,一个物体吸引了黄昕怡和刘伊馨的目光。原来是一艘飞碟停靠在了离二人不到五十米的地方。两人偷偷地跑进了飞碟。但令两人吃惊的是:飞碟上的操控设施都是按钮。于是,刘伊馨随便摁了一个按钮;忽然发出了“啪”的一声巨响。黄昕怡说:“糟了,糟了!伊馨,你一定是按到爆炸弹的按钮了!”
    刘伊馨说:“嗯!那这个该怎样驾驶啊?”
    正在这时,一群外星人向着飞碟靠拢。
    黄昕怡对刘伊馨说:“管它该怎么驾驶,先把它开走再说!”
    黄昕怡话一说完也在跟刘伊馨一样胡乱按着按钮。
    两个人的运气还算比较好,飞碟竟然飞了起来,但飞碟虽然最外圈转得很快,但最内圈却是不转的。
    就这样,两人铤而走险,逃过了这一次劫难。
    之后,飞碟平稳的离开了那个诡异的星球。这一次,两人再次及时驾驶飞碟再次穿越了黑洞。两人竟安然无恙的乘坐飞碟穿越了黑洞。只是,飞碟发出了“叮叮叮叮”的响声,黄昕怡和刘伊馨这才明白:原来是飞碟的油量不足了,于是二人在离得不远的一个星球降落了。
第十集幻境之谜
    这个星球被一团见不到人影的迷雾笼罩着,更令人惊悚的是:迷雾里还藏有玄机。
   就这样,黄昕怡和刘伊馨在这个奇怪的星球落下了脚。黄昕怡对刘伊馨说:“我先去打探情况,你在飞碟里呆着就行了。”
   黄昕怡话一说完起身便走向了那神秘的迷雾中去 ,大约过了三小时,刘伊馨仍不见黄昕怡的影子;于是,刘伊馨下了飞碟。而且刘伊馨不下飞碟还不要紧,她一下飞碟。飞碟竟一溜烟消失了。
   突然,她看见一个人向自己走来。她以为那个人是黄昕怡,于是,她向那个人喊道:“黄昕怡,黄昕怡!”
   但是正当那个人离自己靠近时,那个人竟神秘的消失了。之后,刘伊馨向后退去,忽然,她好像撞到了什么。她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木桩子。正当她感觉踩到了什么时,她听到了一阵尖叫声。但这也吓了她一跳。她踩到的不是别人正是黄昕怡。
    之后,刘伊馨一把将黄昕怡拉了起来。刘伊馨问黄昕怡道:“你怎么在这里啊?” 黄昕怡说:“我也不知道这里的路啊!” 黄昕怡顿了一下,“对了,飞碟哪去了?”
    刘伊馨说:“飞碟?飞碟消失了!”
    黄昕怡说:“怎么会消失呢?”
    刘伊馨说:“我刚一下飞碟,它就消失了!”
    黄昕怡说:“那不妨咱们找找看。”
    刘伊馨说:“那道也行!”
    黄昕怡和刘伊馨绕着这个迷雾中的星球走了大半圈,也不见飞碟的影子。
    于是,黄昕怡和刘伊馨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至少两人认为那是石头。忽然,那块“石头”动了起来。两人以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转身一看,原来是一个会动的石头人啊!,
    黄昕怡用英语问那个石头人说:“Hello, ask where this is
那个石头人很友好的答道:“This is the Bis star in the Maruko galaxy
    刘伊馨问黄昕怡道:“他说什么?”
    黄昕怡说:“他说这里是丸子星系中的比斯星。”
    黄昕怡继续问那个石头人:“So how far is it from here to the earth
    那个石头人说:“Fifty thousand light years.”
   黄昕怡继续问道:“Is there any means of transportation here that can go backto earth
   那个石头人回答道:“There are, but not everyone can take it.”
   黄昕怡继续问到:“How to say this
   那个石头人说:“This has tostart with our first king”石头人顿了一下,“It was amorning in 1842, when many people came from the earth. It's just the actions ofthe earthlings that caused the king's extreme dissatisfaction with theearthlings, and then made the king forbid the earthlings to fly back to theearth by spaceship here.”
    黄昕怡说:“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cooperation.
    那个石头人回答道:“You're welcome.
    刘伊馨向黄昕怡问道:“你和他都说什么了?”
    黄昕怡说:“他说这里距离地球有五万光年;并且,国王不让地球人乘坐这里的交通工具回到地球去。”
    刘伊馨问道:“不让,为什么不让呢?”
    黄昕怡说:“那是1842年的一个早晨,许多人从地球上来。只是地球人的行为引起了国王对地球人的极度不满,然后让国王禁止地球人在这里乘坐飞船飞回地球了。
    刘伊馨说:“苟且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黄昕怡说:“仅此而已。”
第十一集岩浆之底
     刘伊馨说:“我们还是快点另找飞船飞回去吧!”
     黄昕怡说:“亲爱的伊馨,你终于与我有共同语言了!”
     刘伊馨笑了笑说:“呵呵,也许吧。”
     之后黄昕怡指着远方对刘伊馨说:“伊馨你看,那好象是一间豪宅。我们去看看吧!”
     刘伊馨说:“去看看也行,备不住还能设一顿饭,在设一宿觉。”
     黄昕怡说:“那道也行,反正我们已经是精疲力竭了!”
     正当两人靠近那个豪宅时,豪宅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突然两人踩进了流沙,眼看刘伊馨就要陷进去了。黄昕怡一把抓住了刘伊馨的手,将刘伊馨拉了上来。
     之后,两人在走投无路时。两人走进了“火山口”;但这个“火山口”和我们所说的火山口不大一样。我们所说的火山口,只是单纯的岩浆和岩石。而这里的火山口不仅有岩浆和岩石还有岩浆生物。
    黄昕怡和刘伊馨在火山的岩壁上行走着;忽然,黄昕怡看到了一条鱼。黄昕怡高兴的对刘伊馨说:“伊馨咱们的午餐搞定了!”
    刘伊馨则面带严肃地说:“这里的鱼你也敢吃?”
    黄昕怡说:“那咱们就吃一条又有何妨?”
    说完黄昕怡便伸手向那条鱼抓去,一股炙热感自下而上的从黄昕怡的手传入手臂,最后传入大脑;黄昕怡迅速将手缩了回来。
    而至于刘伊馨呢,则在一旁冷笑着,不巧被黄昕怡给发现了,黄昕怡愤怒地说:“你笑什么?有胆量你也来试试啊!”
    刘伊馨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木棒,用尖的那端对准那条鱼一刺。那条鱼便被刘伊馨捕捞了上来。
    说时迟,那时快。那条鱼刚被捕捞上来,刘伊馨就拿起小刀将鱼宰杀了。之后,刘伊馨剥去外面的鱼皮,她再一次用木棒插起鱼,放入了岩浆里。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刘伊馨插起了那条鱼,放在了黄昕怡的面前,之后,刘伊馨从书包里拿出了芥末酱,并拿出了两双筷子。两人开始吃鱼。
    那鱼的口感可称“天下一绝”,真是外焦里嫩,皮质酥脆,瘦而不柴,肥而不腻,香飘万里,入口即化,口感Q弹,老少皆宜啊。
    两人吃完那条鱼后,继续向前走去。
    前方的路由一马平川的大路,变为了蜿蜒曲折的小路。路上两人拉着路旁的线行走着,两人都很小心谨慎——因为路的宽度只有一米来宽,并且两边都是炽热的岩浆。稍微一不小心就有跌落岩浆的危险;所以,两人都非常的小心和谨慎。两人几乎是走一步停一步的走法,虽然这样走起来很慢,但为了安全起见,这样走也是值得的。
    两人大约走了两三个小时后,道路又变成了一马平川的大路。奇怪的是,两侧的岩浆竟奇怪的消失了。
    最后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个隧道的入口,两人进入到了那个隧道;隧道里面真的是蜿蜒曲折,凹凸不平。也不知两人在火山隧道里漫步了多长的时间,反正两人已经是累得精疲力竭了。
    正当两人坐下来休息的时候,一个闪光点吸引了两人的目光。那是一个五彩斑斓的玻璃球。
    刘伊馨说:“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岩浆之心吧。”
    黄昕怡说:“岩浆之心,那是什么啊?”
第十二集岩浆之心
    刘伊馨说:“黄昕怡,你书读的应该很少吧!”
    黄昕怡说:“我除了四大名著,我还读过四书五经。”
    刘伊馨说:“那你可就没我读得多了。”
    黄昕怡说:“那你读过什么书?不妨说来听听。”
    刘伊馨说:“譬如像《肉丸星系》《大王星》《天林星》……”
    未等刘伊馨说完,黄昕怡就说:“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没听过啊!”
    刘伊馨说:“其实这些都是我手自笔录而成的。”
    黄昕怡说:“手自笔录,那思路你是从何而来啊?”
    刘伊馨说:“那都是我在梦境里看书。然后一股脑将书的内容全部记录了下来。”
    黄昕怡说:“全部记录?你没睡好觉吧!哈哈哈哈。”
    刘伊馨说:“没有啊,我一晚上起夜七八趟呢!”
    黄昕怡说:“那分明就是大脑出了毛病么。那你不妨说几句《肉丸星系》中的几句话听听。”
    刘伊馨说:“赤者尔多重下道,不为也;善者而为之不欲,不新也;善,矢志不渝;恶,而一夫从之;可以治道也……”
    还未等刘伊馨说完,黄昕怡就说:“又是文言文啊,烦死了!”
    刘伊馨继续说:“大,而有为新也,善则不从;故取而代之,公将毁也,岂无怠哉,可以唯心也;心而故存,则大而代之,可谓盛行……”
    黄昕怡说:“好啦,好啦!我说伊馨,你别念经了,在念的话我都成尼姑了!”
    刘伊馨说:“那道不能,我只是念念而已。”
    黄昕怡说:“挑重点说,到底什么是‘岩浆之心啊’?”
    刘伊馨说:“岩浆之心也,此谓……”
    黄昕怡再次打断了刘伊馨的话:“用现代简体字说。”
    刘伊馨说:“所谓‘岩浆之心’么,指的就是整个岩浆的中心;换句话来说,就是像我们人体的心脏一样;心脏会迸发出动静脉血,流向全身各个部位,进而来供人体进行正常的生命活动的。而‘岩浆之心’也是这个原理:一旦我们失去心脏,我们就会瞬间失去生命;而火山一旦失去‘岩浆之心’,火山就会土崩瓦解,灰飞烟灭。最后,变为一堆碎石。”
    黄昕怡说:“有一件事情到现在我还是搞不懂。”
    刘伊馨说:“你说。”
    黄昕怡问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啊?”
    刘伊馨说:“去取得‘岩浆之心’呗!”
    黄昕怡反问道:“可一旦‘岩浆之心’被拿走,整座火山都会塌的。”
    刘伊馨说:“你说得没错,所以我们要智取。”
    黄昕怡问道:“怎么个智取法?”
    刘伊馨说:“这简单得很,你先去将‘岩浆之心’取出,然后将‘岩浆之心’放入隔热袋内,最后在70秒的时间内逃出火山就可以了。”
    黄昕怡说:“伊馨,你说的是轻松。但我们能跑那么快么?”
    刘伊馨笑了笑,之后转身在背包里拿出了一块“板子”,随即将身子转了回去对黄昕怡说:“用这个总该行了吧。”
    黄昕怡说:“还是伊馨的装备全啊!”
    刘伊馨说:“那是当然的!”
第十三集三心合晶
   刘伊馨说:“好了我们还是快点行动,离开这个地方吧!”
   黄昕怡问道:“为什么刚来了不一会,就急着离开了啊?”
   刘伊馨说:“我是怕这里的含氧量不足,最后导致我们因缺氧而窒息。”
   黄昕怡说:“好,那我们行动吧!”
   两人都站在了那块“板上”,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地之心”和“岩浆之心”安放所在的位置。
   黄昕怡愣了一下,然后对刘伊馨说:“这里有两个‘球’我们到底应该先拿哪一个啊?”
   刘伊馨思考了片刻后说:“你先去拿‘岩浆之心’,之后,我去拿‘地之心’。”
   黄昕怡问道:“为什么……”
   未等黄昕怡把话说完,刘伊馨就向黄昕怡喊道:“让你行动你就行动,闲话少说!”
   黄昕怡无奈地说了一句:“是!”
   就这样,黄昕怡拿出了“隔热袋”,之后将“岩浆之心”放入其内。刘伊馨对黄昕怡喊道:“跑,快跑!”
   说时迟,那时快;黄昕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离开了火山的洞穴内。来到了外面的空地;但令黄伊馨奇怪的是:火山并没有坍塌,反而射出更为炙热的岩浆。
   许久,黄昕怡也不见刘伊馨的影子。一阵巨响声后,岩浆洞穴坍塌了,但黄昕怡却仍然没有发现刘伊馨的身影。一朵乌云遮住了太阳的脸庞,不久便下起了连绵的小雨。这时两行纵泪从黄昕怡的脸庞流下,滴落到了地面上。这时,雨水、黄伊馨的汗水、泪水。混为了一谈,令人难以分辨得出。
   过了许久,雨变小了。黄昕怡的泪水也流完了;忽然,“一把雨伞”莫名其妙地遮在了黄昕怡的头上。为黄昕怡打伞的不是别人,正是黄昕怡的闺蜜刘伊馨。
   刘伊馨对黄昕怡笑了笑,黄昕怡也露出了灿烂的微笑。天晴了起来,乌云在片刻之间灰飞烟灭。
    刘伊馨对黄昕怡说:“阿怡,请你原谅我话语的刀刃劲;对不起了!”
  黄昕怡说:“没事没事,问题不大。”
  刘伊馨对黄昕怡说:“我们还得去取得‘海洋之心’。”
  黄昕怡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并抱怨道:“什么,还要去取得‘海洋之心’啊!”黄昕怡咽了一口唾沫继续说,“这‘三心’到底有什么用啊?”
  刘伊馨说:“这你就咕噜寡闻了吧!”之后,刘伊馨还笑了几声。
  黄昕怡说:“你就直说吧,别含苞待放啦!”
  刘伊馨看了一眼表,之后说:“时间不早啦,我们前去取得‘海洋之心’,等回来后我再把让你收集‘三心合晶’的目的告诉你。”
  黄昕怡说:“好,那我们出发吧!”
  就这样,黄昕怡和刘伊馨潜入了海中;五彩斑斓的珊瑚舞动出自由的色彩,种类繁多的鱼类舞动出轻快的舞姿;章鱼用它那灵巧的触手弹奏出令人平心静气的音乐。海豚用他的高音引吭高歌出激情的色彩。一些都是那样的的平静,平静之中还略带有着一丝丝欢快。
第十四集回到地球
    不一会,黄昕怡和刘伊馨就潜到了海的底部。此时在两人面前的是一颗蓝色透亮的巨型珍珠。
    黄昕怡很疑惑地问道:“这个‘海洋之心’怎么拿啊?”
    刘伊馨笑了笑后对黄昕怡说;“这个只是模型,真正的藏在地下室里。”
   刘伊馨话一说完便转身向地下室走去,黄昕怡也紧随其后;之后,两人进入了一个洞;这个洞里却滴水未粘。于是两人脱下了潜水服,之后两人进入了一个黑洞洞的房间。刘伊馨说:“这便是存放‘海洋之心’地下室了。”
黄昕怡打开了强光手电筒,一道蓝色的光线从房间的正前方反射过来。黄伊馨说:“那闪光的便是‘海洋之心’吧?”
   刘伊馨说:“你说得没错,不过,我们要加快行动的速度;不然我们会中毒的。”
   黄昕怡很惊讶地说:“中毒?”
   刘伊馨说:“没错!”
   黄昕怡说:“那到底是怎么个中毒法?”
   刘伊馨说:“和喝海水中毒原理是一样的,氯、钡、钾等物质在燃烧的作用下生成了次氯酸等有毒的物质通过扩散的方式被我们的肺部所吸收,再通过三层免疫后,进而诱发疾病。”
   黄昕怡对刘伊馨说:“那我们还是快点拿到‘海洋之心’后,离开这里吧!”
   于是刘伊馨拿出玻璃罐子对准“海之心”一扣,“海洋之心”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两人得到了。
    之后,黄昕怡摆出了一副要走的架势。然而刘伊馨却说:“阿怡,等飞船造好了我们再一起走呗!”
   黄昕怡很奇怪的说:“造飞船?那得等到猴年马月也未必能造好吧!”
    刘伊馨说:“不,把那几个球给我就行了。”
    黄昕怡拿出了“岩浆之心”和“地之心”递给了刘伊馨。刘伊馨像杂技表演的小丑似的耍起了那三个“球”,之后刘伊馨将两个球挨在了一起,之后“三个球”融合成了“一个球”。最后,那一个球变成了一艘上方下圆的飞船。
    就这样两人进了飞船,离开了海底。历经了整整八十一天飞船终于到达了银河系。
    又过了四十一天,飞船终于到达了太阳系。
    刘伊馨说:“穿过太阳走最快。”
    于是两人关闭了飞船的挡板,飞船穿过了那个炽热的巨大的大火球。之后,不知过了多久;飞船到达了地月系。最后,飞船离地球近了近了,靠近了。
    最后飞船坠落在了黄昕怡和刘伊馨学校的操场上。
    但令黄昕怡惊讶的是,飞船又变回了一个球。
    二人重新回到了教室里,开始在知识的海洋里尽情地遨游。
    班主任王丹问黄昕怡道:“出人意料的结尾的作用是什么?”
    黄昕怡:“老师你叫别人吧,我不知道。”
    老师以命令式的语气说:“站着听讲!”
    之后老师提问了刘伊馨。刘伊馨说:“这大概可分为四部分。”刘伊馨顿了一下,“一、丰富人物形象,使人物形象丰满立体化;二、是故事情节更加完整,连贯,与前文相呼应,照应前文;三、能更好的凸显主题,卒整显志,通过……表达……情感;四、给读者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感受,与前文相呼应,又是前文故事情节的突转,照应标题。”
   王丹老师说:“回答得非常好!”同学们为刘伊馨击起了热烈的掌声,黄昕怡的脸红了起来。
第十五集备战高考
     王丹老师将戒尺递给刘伊馨说:“下面由你来惩罚黄昕怡。”
     刘伊馨接过戒尺,她来到了黄昕怡的面前,黄昕怡刚一伸出手来,就被刘伊馨打了一下,这一打将黄昕怡的手心染得通红。
     下课的铃声打响,同学们都争先恐后的向教室外走去。黄昕怡也向着教室外走去。等黄昕怡到了操场;一位女同学将手搭在了黄昕怡肩膀上。
     黄昕怡问道:“你是?”
     那位同学回答道:“你的同班同学孙静香。你记得么?”
     黄昕怡愣了一下之后回答道:“哦记得记得!”
     孙静香对黄昕怡说:“那我们一起吃顿饭,如何?”
     黄昕怡说:“可以啊!”
     之后,两人走向了食堂。两人都点了面和汽水。之后两人便开始了愉快的交谈,两人便交谈便吃饭。等饭吃完了,两人的交谈也就结束了。
    两人之后手拉手走回了教室,教室里的同学都在睡午觉。而黄昕怡和孙静香则是个例外。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的休息,黄昕怡和孙静香只好通过传递小条的方式进行沟通。过了许久,上课的铃声打响,同学们都从昏昏欲睡醒来。而至于黄昕怡和孙静香则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
    下午的第一节是英语课,英语这门科目可是黄昕怡的强项。英语老师问同学们说:“那位同学可以解决一下这道题?”
    教室里只有黄昕怡举起了手,老师说:“难道就没有其他同学了么?”
    教室里一片沉寂,英语老师最后说:“好,黄昕怡你来。”
    黄昕怡走上了讲台去书写答案,很快黄昕怡就书写完了。台下传来了同学们的掌声。英语老师说:“黄昕怡,干的漂亮!”
    黄昕怡露出了灿烂的微笑,之后她带着喜悦回到了座位上。
    下午的第二节是地理课,这可是孙静香的强项。孙静香也同样回答了老师的问题,并得到了老师的夸奖和同学们的掌声。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每一天都是那样的珍贵,每一天都是那样的多姿多彩;高考将近,在经过几次模拟考试后,黄昕怡和孙静香以及刘伊馨都压力倍增。
    一天,黄昕怡因为试卷上一个马虎点而去掉了五分,对此,黄伊馨哭了一下午。但是正当她醒来的时候,“奇迹”却发生了。黄昕怡最爱吃的水果和糖果突然摆在了她的面前。黄伊馨用心理暗示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假的,假的!
    孙静香和刘伊馨突然出现在了黄昕怡的面前,黄昕怡先开口对孙静香和刘伊馨说:“这糖果和水果都是哪里来的?”
    孙静香抢着说:“阿怡,是我看和伊馨你最近愁眉苦脸的,所以就给你买了些水果和糖果来安抚你的情绪。”
    黄昕怡说:“哦,原来是这样啊!谢谢你们的好意,但你们送的我不能要。”
    孙静香说:“为什么啊?”
    黄昕怡说:“我是不能随便占别人的小便宜的。”
    孙静香说:“那好吧,祝你高考顺利!”
    黄昕怡说:“谢谢静香。”
    孙静香说:“不客气。”
    就这样斗转星移,不知过了多久。离高考只有一天了,刘伊馨对黄昕怡说:“阿怡,别紧张;我相信你一定会考好的,加油哦!”
第十六集新的开始
    转瞬之间黄昕怡便进入了高考的考场,高考的考场开始播放考生注意事项时。黄昕怡紧张的笔都拿不住了;好在监考老师正好经过将笔捡起放到了黄昕怡的面前;并对黄昕怡说:“同学放轻松,别紧张,你一定行!”
    黄昕怡这才从焦虑中脱离了出来,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接着第一科考的是语文,前面几道题她都发挥得很好。但到了现代文阅读时,黄昕怡却愣了神,题干是:
    《红楼梦》中以四个家族走向衰败落魄的作用是?
   黄昕怡想了半天,也没理解透这道题的含义。于是她便想起别的事来,当她想到刘伊馨回答的问题时,她便想到了这道题是出人意料的结尾的作用。黄昕怡一下便想到了答案,之后黄昕怡以行云流水之势完成了语文试卷的答题。
   等到了下午,黄昕怡便开始了数学试卷的答题。前面的试题都很简单但突然出现了一个难点:
   1/cos2a=
   于是黄昕怡陷入了胡思乱想的境界,终于她写下了如下答案:
   1/cos2a=1+tan2a
   最后,黄昕怡顺利的答完了数学试卷。
   这一天的晚上,黄昕怡睡得很香,以至于没有人听得到她的呼噜声。
   第二天,考文科综合时,黄昕怡都快恶心的吐了。
   题干如下:
  请写出美国前五任领导人的英文名称。
   黄昕怡想起了前一任、三任、四任、五任领导人的姓名。但这个第二任到底是谁呢?想来又想去,黄伊馨终于想出了答案。
   美利坚合众国第二任领导人的姓名是:约翰·亚当斯
   所以这道题的答案应该是:
   George Washington   John Adams  Abraham Lincoln   JamesMadison Jr. James Monroe
   黄昕怡终于坦然的书写下了试题的答案,完成了文科综合考试。                                                            最后一科是英语考试,前面的题都很简单。只是到了阅读理解的猜词题,黄昕怡却愣了神。
    题干如下:
    The "imperial"  mean is?
   A.顾虑  B.思考  C.想法  D.朝廷
   黄昕怡想了半天也没想出答案,于是她先答后面的题,等后面的题答完了,黄昕怡才用猜词法猜出了这道题的答案是D.朝廷。
   终于在听力考试结束后,黄昕怡为她自己的人生交上了一份圆满的答卷。
   等到七月三十一号时,成绩出来了;黄伊馨高兴得差点摔倒了。成绩如下:
   语文145分数学140分英语135分文综230分
   总分是653分,这也正是令黄昕怡高兴的原因。
   就这样黄昕怡成功考入了航天航空大学,开启了一段新的征程。
   由于黄昕怡过度的开心,于是,黄昕怡跑了起来。忽然,黄昕怡撞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人,黄昕怡冲那个人喊道:“你谁啊?走到不长眼睛的!”
   但等黄昕怡擦亮眼睛朝那个人看时,黄昕怡却后悔了。因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黄昕怡的同学刘伊馨。
   之后两人便开始了亲密的谈话。
   黄昕怡说:“伊馨,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刘伊馨说:“因为我也考上了这所学校啊!”
   黄伊馨说:“那真是太巧了;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去上课了。”
   刘伊馨说:“那我们走吧。”刘伊馨话一说完就和黄昕怡手拉着手走进了教室的门。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终于有那么一天,黄昕怡和刘伊馨都穿上了航空服进入到了火箭里,随着点火倒计时:五——四——三——二——
一道火光自上而下的点燃起来,火箭升上了宇宙;两人重新开启了揭开宇宙神秘面纱的征程。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