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那朵雪莲花

[复制链接]
355 0
剧本交易
剧本类型: 电影 
题材类型: 剧情 情感 爱情 现代 文艺 
价格:
联系人: 刘瑞东
联系电话: 15153014088
QQ/微信/邮箱: 15153014088@163.com
本帖最后由 liuruidong 于 12-9 12:07 编辑

      那    朵    雪    莲    花    (剧    本)


人物简介

杨渃:  21岁,高中毕业后待业,跟随好友周健去了新疆,在天山顶部的一个国营煤矿上务工。因为老乡关系,和矿上职工汪阿姨一家关系密切。汪阿姨的女儿方娟对他有好感,因此也招来了陈辉的嫉恨。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阿依古丽,一次进山采蘑菇时遇到了狼,危急时刻是阿依古丽救了他,他们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遭到了阿依古丽表哥哈沙的怨恨。他没有重视和表露对阿依古丽的感情,阿依古丽遇难后,一度伤心不已,并且深深地把对阿依古丽的怀念铭刻在心。

阿依古丽:  18岁,哈萨克族牧民的女儿,长相甜美。长长的睫毛,玛瑙石般的眼睛,高挑的鼻梁,白皙的皮肤。在后峡中学读过初中,性格善良而开朗。认识杨渃后,对杨渃极有好感,成了好朋友。她不喜欢游手好闲的表哥哈沙,有自己追求生活的理想。在得知杨渃离开煤矿的消息后,在大雪覆盖的山路上追赶杨渃,不慎跌入山谷,生命永远定格在了18岁。

哈沙:  22岁,哈萨克族牧民,阿依古丽的表哥,陈辉的小学同学。他喜欢表妹阿依古丽,但得不到阿依古丽的爱,也得不到舅舅的认可。看到阿依古丽和杨渃在一块,心生妒意,去找杨渃决斗。后来转变态度。

周健:  22岁,杨渃的同乡好友,比杨渃早到煤矿一年,后转正落户新疆。

陈辉:  22岁,煤矿职工子弟,新疆生人,方娟同学,回采工段领导。从小和方娟一块长大,对方娟有爱意,嫉妒方娟对杨渃的照顾,伺机报复杨渃,因此丢了职务。恋爱要求被方娟拒绝,后来对杨渃道歉。

汪阿姨:  47岁,杨渃同乡,煤矿职工家属,丈夫死于矿难,独自一人带着女儿方娟,煤矿商店管理员,对杨渃特别照顾。

方娟:   20岁,汪阿姨的女儿,新疆生人,矿灯管理员,陈辉的同学,明确拒绝了陈辉的追求。因为杨渃工作问题,和陈辉争吵后,主动要求调去了市里。对杨渃存有好感。

阿依古丽老爹:  50岁左右,哈萨克族牧民,哈沙的舅舅,性格粗犷豁达,热情好客。他看不惯哈沙的懒散作风,不同意他对阿依古丽的提亲请求。

阿依古丽老妈:  50岁左右,哈萨克族牧民,家庭妇女。

徐矿长:  50岁,矿上主要负责人,原支边青年,为人正直。

工友甲:  杨渃同事。

工友乙:  杨渃同事。

工友丙:  杨渃同事。

工友丁:  杨渃同事。

司机老张:  拉煤炭车司机。



故    事    梗    概


       这是一个凄美的不能叫做爱情的爱情故事。
       1990年,杨渃高中毕业后在家待业,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安排名额,就跟随好友周健来到新疆,在后峡段的天山顶部,一个国营煤矿上做轮换工。全矿只有三四百人,大家倒也能融洽相处。这里海拔三千米,空气稀薄,人烟稀少,除了夏季,矿区周围搬来几家哈萨克族牧民,几乎见不到多少外人。杨渃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了三年。三四百人的煤矿,大家倒也能融洽相处。
       煤矿的生活区,离井口有五六里的距离。在一次下班的途中,一个骑着枣红马的哈萨克族姑娘,拦住了杨渃,并把马鞍后面的几只鸡,送给了他。她说她叫阿依古丽,就住在矿区的附近。哈萨克是个豁达的民族,男女性格都开朗豪爽,不掬小节。
       煤矿的住地有个商店,开店的汪阿姨是杨渃的老乡,待人特别热情,一直以来对杨渃极为照顾。汪阿姨有个女儿名叫方娟,在矿井口负责矿灯管理,因为年龄相仿,总和杨渃有说不完的话。
       阿依古丽经常去矿住区商店买东西,每次都主动和杨渃打招呼,有时会给杨渃带些她们民族特有的食品。他们成了好朋友。
       杨渃和周健去阿依古丽家帐篷做客,阿依古丽的老爸热情招待。刚好阿依古丽的表哥哈沙来串门,他向舅舅提起了自己的想法,想让舅舅成全他和表妹阿依古丽的亲事,被阿依古丽老爸拒绝。阿依古丽老爸弹起了冬不拉,给客人唱起了民族小调。哈沙却起身而去。
       草滩上长出了野蘑菇,杨渃背着背篓去捡。行走间,遇到一只野狼,凶巴巴的和他对峙起来。危机时刻,阿依古丽骑着马冲了过来,挥鞭吓跑了狼。她把吓瘫了的杨渃拉上马背,两人共骑一匹马回到了帐篷。阿依古丽猜测狼窝就在那附近,于是背了猎枪,抱了只羊羔,骑马返回。杨渃放心不小,快步追去。远远的听到一声枪响,杨渃跑近一看,发现狼死了,阿依古丽却蹲在地上哭。忙上前劝慰,才知道阿依古丽打死的是一只母狼,不远处正有一只小狼崽在惊慌的向这边张望。阿依古丽哭得很伤心,许久才擦了擦眼泪,和杨渃共骑着马往回走,刚好在途中遇到了哈沙。哈沙是去帐篷找阿依古丽的,帐篷里没人,听到枪声就骑马跑过来,看到阿依古丽和杨渃坐在一匹马上,气得扬鞭打马而去。
       工友们听说阿依古丽救了杨渃,大家议论纷纷。正在值班的方娟听到后,一改往日的温柔形象,怒斥了工友们几句。工友们如在迷雾中一般,摸不着头脑,只有工段长陈辉心中有数。
       矿上要精简人员了,这对于陈辉来说,真是个很不错的机会。陈辉和方娟同为矿工子女,从小一块玩大,一块读书,又一块就业。陈辉对方娟有感情,曾经表白了几次,方娟总是置之不理。陈辉觉得,自从杨渃来到矿上以后,方娟总是对他明里暗里照顾有加,对自己始终是不冷不热。心生醋意的陈辉,正好利用这次机会,把杨渃报进了编外名单。方娟知道后找他理论,陈辉坚持己见,说是若想让他让步,除非方娟能确定下来和自己的恋爱关系。方娟气到了极点,去找矿长主持公道。徐矿长是个正直的人,马上叫来陈辉训斥了一顿,并停了他的职务,杨渃继续留在煤矿上班。为了避开陈辉,方娟主动要求调去市里矿办事处。商店里,汪阿姨炒了几个小菜,喊来杨渃为方娟践行。
       下班途中,哈沙骑马拦住了去路,说是因为阿依古丽,要和杨渃决斗。杨渃一头雾水,说自己和阿依古丽只是普通朋友。哈沙不听这些,非要和他决一生死。周健和工友们赶来,陈辉怂恿杨渃不要害怕,和哈沙分个高低。双方正要动手,阿依古丽来了,大声对哈沙呵斥,哈沙灰溜溜的走了。
       阿依古丽来到了杨渃宿舍,周健弄了几个素菜,买了几瓶白酒。正准备喝酒,工友来喊周健开会。周健走后,杨渃和阿依古丽对饮。阿依古丽酒量很好,喝了三四杯烈酒,微醉。阿依古丽起身跳起了民族舞,然后又唱歌,唱《阿拉木汉》和《达坂城的姑娘》。累了,缠着杨渃讲故事。杨渃给她讲梁祝凄美的爱情传说。阿依古丽听不太懂,有时会问些奇怪的问题,然后就笑。杨渃第一次发现阿依古丽是那么的美,像朵雪莲花。于是,开玩笑似的说让她跟着回内地。阿依古丽愣了,神色暗淡,然后伏在杨渃肩上哭了起来。
       哈沙忽然洗心革面了一般,给杨渃送来一只宰杀好的羊,说是交个朋友,同时也是来找杨渃告别的。杨渃不解,哈沙说自己要去市里上技校了,要用实际行动来改变舅舅对自己的看法,争取在阿依古丽眼里,不再是那么讨厌。
       周健怀疑羊肉里下了毒,劝杨渃扔掉。陈辉说绝对没事,煮了喝酒。羊肉煮好后,周健捞了几块扔给小狗,观察了一会,发现小狗没什么事。于是,喊来几个工友,喝酒划拳。陈辉喝多了,向杨渃道歉。
       阿依古丽骑马带着杨渃,到深山老松树林游玩,杨渃第一次看到野生黄羊和鹿。
       方娟给汪阿姨打来了电话, 说是太冷了,把自己织的那件毛衣,送给杨渃。
       阿依古丽骑马来了,给杨渃送来了一件毛衣,骆驼绒的。她们家养着几匹骆驼,用骆驼毛捻成毛线,亲手织的。并告诉杨渃,她们家要搬去冬窝子了。杨渃有点失落,她笑着说有马,天边也能跑到。
       又下了几天的雪,几天没见到阿依古丽。杨渃忽然接到了家里的加急电报,给他安排了工作指标,让他十日内到家。
       杨渃找徐矿长辞了工作,又去商店向汪阿姨说明了情况。雪还在下,始终不见阿依古丽到矿区来。杨渃等了三天,不断的向远处眺望,依然看不到阿依古丽的身影。周健劝他等回家后安置好了,再回来看看阿依古丽也行。
       陈辉帮杨渃找了辆拉煤的车,几个工友把杨渃送到车前,杨渃恋恋不舍的上了车。拉煤车在盘山路上缓缓的蠕动,杨渃不时的向车窗外张望,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到了后峡,杨渃挤上班车的前门,方娟从后门下了车。
       在商店得知了杨渃回家的消息,方娟怀中的书,散落了一地。
       回到家后,杨渃给周健写了封信,让他向阿依古丽说明情况和转达问候。
       一个月后,周健回了信,带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原来,杨渃乘坐的拉煤车刚离开矿区不久,阿依古丽就骑马到了矿区,见人就问看到杨渃没有。有人告诉她,杨渃回老家了,再也不回来了,刚走,现在还到不了后峡。阿依古丽当时就流出了眼泪,跨上马扬鞭猛打,顺着盘山路飞驰追去。由于大雪掩盖着路面,马跑得太快,在转弯时跌入了山谷。三天后被人发现时,人和马早已冻僵了。
       杨渃嚎啕大哭。
       二十年后,杨渃含泪写了一首诗:《那朵雪莲花》。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