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电影剧本《战火中的丘比特之箭》

[复制链接]
115 0
剧本交易
剧本类型: 电影 
题材类型: 爱情 抗战 
价格:
联系人: 马鸣
联系电话: 13841257089
QQ/微信/邮箱: 1665456396@qq.com
本帖最后由 shaonian 于 11-15 18:46 编辑

                                                                                             《战火中的丘比特之箭》
                                                                                                   战争, 爱情,传奇。

                                                                                                        故 事 大 纲

    军医学院礼堂,前任老院长苍丙麟给学员们作报告,身后是一块大型电子屏幕。他向学员们谆谆告诫:从事军医行业最好能兼学点中医,没事背背“汤头歌”什么的,这会对你的事业有益处,运气好的话,说不上还能收获一份意外的爱情呢。学员们不禁兴趣盎然,心情激荡--
    老院长介绍军医院的前身是红军卫生队,后来为八路军医疗队,再后来是第四野战军野战医院,他入伍时正值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他亲历了这场战争,也亲历了一段传奇:他跟从的实习老师傅医生用中药方救治了身患结石症的朝鲜姑娘崔玉善,被这位美女暗恋上了。
    一、二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收复了平壤,崔家准备了家宴,盛情邀请傅医生和苍丙麟去赴宴。傅医生婉言谢绝,苍丙麟更要推辞。崔玉善的哥哥崔孝植就去找院长。崔家有很深的背景,崔孝植是人民军团长,还有个族兄是一位将军。女院长考虑到目前暂时还没有战事,几个月来傅医生他们也够辛劳的,就给了两人半天假,放他们去了。两人乘吉普车到了崔家,欣赏了朝鲜歌舞,心情相当不错。宴会上,崔玉善要当面向傅医生致谢,实际上这是崔家的圈套,一位朝鲜老人先让苍丙麟手捧木雕大雁走在前头,献给崔家的女人们,又巧妙地安排傅医生与崔玉善喝了交杯酒。当朝鲜老人用动听的词汇祝福傅医生与崔玉善夫妻和美时,傅医生清醒过来,撒脚就朝外跑,被一群朝鲜兵拦住了,傅医生挣不脱,只好放赖。众朝鲜兵把他托起来,强行抬进洞房。
    志愿军首长得知这一消息,暴跳如雷,立刻派警卫连抓捕苍丙麟,并要他带路去崔家抢出傅医生,拟按军法将两人处死。人民军司令部得知消息,派人来说情,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医院女院长也不断打电话检讨,承认是自己的过失,朝方又提出把傅医生调转到人民军医院。彭德怀司令员冷静下来,他从两国俩军的关系,崔家的声誉着想,觉得处死傅医生确实有些草率。他问邓华,一个女人真能把男人强奸了?邓华说,怎么不能,明末的红娘子不是把公子李岩制得服服帖帖,女人发了疯,什么事干不出来!在志愿军铁的纪律和人民军的情面面前,彭总叹了口气。
    司令部最后决定:把傅医生遣送回国,按转业待遇。
    崔家又怎么能善罢甘休呢,数天后的一个夜晚,崔玉善一个人到了中朝边境鸭绿江边,不顾哨兵的喊叫和开枪射击,毅然跳入滚滚大江泅水游向对岸,踏上了去沈阳的火车。她在沈阳一连寻找一个星期,终于找到了她心爱的傅医生,投入了他的怀抱,两人最终结为伉俪……
    学员们报以热烈的掌声表示祝贺。老院长也有些激动,他总结道:战争是残酷的,双方的伤亡都将近百万,平民的伤亡更是无以计数……要想摘取这朵奇葩,必须具备三个要素:本人医术高明长相出众,对方是个美女并有勇气强行爱你,他的哥哥还必须是个大将军,不然一旦违反军纪就没人给你说情,你就等于在做梦。
    学员们恍然大悟,笑得前仰后合。
    在朝鲜民歌《诺多尔江边》声中,剧终。

    剧中所有叙述均以视觉画面形式出现,战争场面真实惨烈,志愿军频遭空袭,将士们以简陋的武器与联合国军激战,其艰苦卓绝,伤员们表现出的乐观和英雄气概,医护人员细腻的思想情感情景交融,朝鲜的风土人情,过去与现在蒙太奇转换贴切自然。崔玉善与傅医生的爱情充满喜剧色彩,即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阅后让人有种身临其境之感。
    字数:两万,计十场,镜头;156个。
                                       主 要 人 物                                    

                               傅医生--战地医院医生。
                               苍丙麟--男护士,顾医生的助手。
                               女院长--野战医院院长。
                               “耳机子”--志愿军伤员。
                               崔孝植--朝鲜人民军团长。
                               崔玉善--崔孝植的妹妹。
                               朴顺实--朝鲜女兵。
                               其他:彭德怀,邓华,麦克阿瑟,等等。
                               计十场,字数:两万,镜头;156个。

                                        序   幕

日内,1,(庄严肃穆的军医学院礼堂,人头攒动,座无虚席。热烈的掌声中,前任老院长苍丙麟由人搀扶着步履蹒跚地走上讲台。老院长满脸沧桑,嘴朝一边歪,好像里面有个包似的。他弓腰驼背坐到椅子上,精神矍铄,说话有力。在他身后是一块大型电子屏幕。)
    苍丙麟:同学们,岁月如梭,光阴飞渡,我都没想到我会风蚀成这般模样,但是--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我青年时代的影子!同你们在一起,那个年月的诸多记忆,那些沉睡的往事都纷纷被唤起,至少在心灵上,我可与你们进行交流、碰撞,这是很愉快的。时光,我们看不到也摸不到,只能感觉得到,它始终存在着,没有尽头。我像你们这样大的时候,上一辈人是红军卫生队,八路军医疗队,后来是第四野战军野战医院。我从医的起点始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地医院,我要说的是这段历史。
    首先,我告诫各位,学军医最好能兼顾点中医,闲暇无事背背‘汤头歌’什么的,这对于治疗一些病症,比如骨伤,烧伤烫伤,冻伤及一些疑难杂症的效果往往会更好。运气好的话,说不上还能收获一份意外的爱情呢。
     2,(学员们波涛般的笑声。)
     3,苍丙麟:我给大家说的是一段亲身经历,对我来说,它一直像发生在昨天。这个时空点在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期间,那年我从卫校毕业,刚满19岁。至于我的实习老师傅医生,人家是大学毕业,各方面都比我强。当然,野战医院还有其他一些大学生,原国民党东北剿总的保健军医,傅作义部队的军医等等,我跟他们不太熟悉。我说的傅医生那年24岁,参军没几天就赶上了抗美援朝战争,为这事还跟相恋多年的女友闹掰了。傅医生人很壮实,身材匀称,一看就有气质,尤其笑起来时,一排整洁的牙齿十分的动人。他出身于中医世家,家境也宽裕,红润润的脸膛丝毫不缺乏营养,让人有一种感觉:大气,雍容华贵。跟他一比,我简直土里土气--我是县城里长大的,一看就是小地方的人。傅医生很健谈,没有架子,也乐于助人,跟他在一起我长了不少见识……
    4,(苍丙麟回过头去,身后的电子屏幕播放出黑白影像,画面由远而近:十万朝鲜人民军蜂拥突破三八线,大军向南挺进……美军仁川登陆……人民军匆忙回撤……双方激战。)——
    5,转为彩色画面--(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分路向北疾进。在大批飞机掩护下,插着南朝鲜军旗,美军军旗,英军军旗,土耳其军旗的坦克履带发出震耳的声响,滚滚而来)
夜外,6,(夜幕下,志愿军兵分三路跨过鸭绿江。一支“嘎斯”车队跟随大部队前进,车上坐着傅医生和呆头呆脑的苍丙麟。)
    推出字幕:《战火中的丘比特之箭》
    演职员表。
                                       第 三 场

日外,31,(隆冬。上午,寒风劲吹,雪花飘舞,山洞外白芒芒的一片。大雪持续不停,天空,山林灰蒙蒙的,从远处的雪道上驶来一辆美式吉普车,这辆车很破,远远就能听到稀里哗啦的声响,医院四周设有岗哨,如果他们没有通行证是很难进入山洞医院的。车子在山洞门前滑行了一下,戛然停住,从车上下来三个朝鲜人民军,一男两女,男的是崔孝植,三十岁左右,说一口流利的东北话。)
      32,崔孝植:(在洞门前喊)我要见院长!
      33,(女院长从山洞里出来,崔孝植先向女院长鞠了一躬,拿出一张介绍信)
    崔孝植:我是人民军团长崔孝植,已跟志愿军首长打过招呼,到这里来为我的妹妹治病。(介绍身后的两个女兵)这是我妹妹崔玉善,那个是勤务兵,叫朴顺实。
  (两个女兵赤着手恭恭敬敬向院长行礼)
      34,女院长:进洞来说话,外面多冷啊。(一行人进洞,接诊室里,两个女兵坚持不坐。女院长打量着崔玉善;身形苗条,皮肤发粉,眉清目秀,脑后一条宽松辫子,一看就是个美人坯子,虽然她有些弱不禁风,冷得瑟瑟发抖。那个朴顺实就丑得多,矮墩墩的,一双小眼睛,皮肤黝黑,满脸臃肿,但腰板挺得很直)
    女院长:这么漂亮的姑娘,一点也看不出有病人的样子。
      35,崔孝植:(一笑)我也说不清妹妹到底患了什么病,正常时跟其他人也没什么两样,可一到犯病时就吓人了,狰狞的妖怪似的,腹部胀痛,面色发青,龇牙咧嘴虚汗淋漓。她总想排大小便,又什么都排不出来,一直到昏死过去,过了几个小时她就好了,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36,女院长:发病有几天了?
      37,崔孝植:有半个月了吧,每天都发作一次,时间不确定,因为战事紧张,就没来得及顾上她。   
      38,女院长:(对站在门外的苍丙麟)把傅医生叫来。
      39,苍丙麟(朝洞内走,白:)怎么,美女还拉屎?以我的知识和阅历也知道,医生判断一个人的健康往往以吃进和排出的顺畅与否为标志。但这不应该算美女,因为漂亮的姑娘是从来就不拉屎的,我想象不出来。
      40,(傅医生随苍丙麟来到山洞大门处的接诊室。)
    (傅医生简单询问了崔玉善发病的时间来由,崔玉善中国话说得不太流利,需要哥哥翻译,傅医生叫苍丙麟作记录。苍丙麟拿出纸笔,由崔孝植代为口述。)
      41,崔孝植:大约在半个月前,她感到腹痛,排便时冒虚汗,此后腹部老是隐隐作痛。从这天起她一连几天都感觉腹部不适,她吃了一些消炎药。过了几天,她又感到腹痛,又吃消炎药。但后来就顶不住了,最严重时,只觉下腹部憋胀连带后腰剧痛,她想躺下休息,可往哪边都不适,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躺着也不是,浑身虚汗淋漓,老有一种要排便的感觉,但折腾几次什么都排不出来,直到痛得昏死过去,睡了几个小时醒来,她就好了,也能排尿了。当时她自我诊断,应是食物中毒引起的泌尿系统感染,她就加大剂量吃消炎药,确也起到了一定效果,以后发病间隔好像也比以前延长了,她很高兴。后来的有一天,当她再一次感到腹部憋胀连带后腰剧痛折磨得她死去活来时,她才意识到这是一种未知的大病,发作起来简直在要她的命。
      42,傅医生:好像是肾脏方面出了问题,具体说是结石那一类疾病。一般情况下,这种病多发于男性,虽然不幸发生也可能发生在这位姑娘身上。
      43,崔孝植:应该怎么治?
      44, 傅医生:如果只是一侧结石,又没有积水,还能挺些日子,若是双侧结石,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肾衰竭,那就必须将肾摘除。      
      45,崔孝植面色惊讶)人民军军医也有人这样说!这就怪了,她只有22岁,如果是战斗中受了伤,当然可以接受手术,但这种病又不是那样连续不停,一天只发作几小时,她这么年轻,做手术不是毁了她这一生吗。
      46,女院长:还是先为她量量血压,做做尿常规化验确诊后再说吧。
    (一小时后,化验结果出来,结论为:左侧尿路结石。)
      47,崔孝植:人民军军医告诉我,这种病即使做了手术,以后还会复发。能不能不做手术,用汉医为她治疗,因为有时汉医的疗效是很神奇的。
      48,傅医生:我从未治过这种病,不过小时候曾看见父亲为别人开过药方,就是用鸡胗加老头草煎服,十几天就打掉了。你愿意的话,可以试试。
      49,崔孝植:那就试试吧。
    傅医生:这办法要是不灵,最后还是要手术。
    崔孝植:我完全相信你,傅医生。老头草……是什么草?
    傅医生:这种草中国北方地区有,朝鲜也应该有,草药由我们负责采集,但鸡胗你是知道的,我们的后勤供应很困难,医院别说是活鸡,有时连油腥都很难见到,只能由你自己去弄了。
    崔孝植:要多少只鸡?
    傅医生:按每天三个鸡胗,保守的十天算,至少也要三十只。
    50,崔孝植(颓然地坐到椅子上,沉浸于回味中:)人民军一开始是多么英勇啊,进军速度比苏联红军还快,从三八线一直打到汉城,又从汉城打到洛东江,向南再跨一步,只要跨一步就是釜山,胜利就到手了,没想到美国海空军会迂回到仁川,白天飞机炸,夜晚用舰炮轰。同志们,那全是二百毫米口径的大炮哇!我们的后方补给接济不上了,没有汽油、没有弹药,更没有吃的,只好丢下重武器分散突围,……平壤沦陷……老百姓遭了殃,我们什么都没有了……现在,人民军还要召集民众,重整军队,可房子都被炸毁、烧光,到哪找人去呀……  
    傅医生:尽量去办吧。
    崔孝植(站起来):好吧,如果能弄到鸡,我明天就给你们送来。(向傅医生鞠了一躬,留下崔玉善和朴顺实,走出去,吉普车开走了)
                                        第 十 场

    字幕:三年后,朝鲜停战。(画面:人民报纸,音响;中央电台广播。)
      151,(苍丙麟随野战医院回国,在沈阳,被安排到省军区医院,在这里,他见到了久别的傅医生,两位战友握手互致问候。)
日外,152,(人流熙攘的中街,“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标语和宣传画随处可见。两人边走边谈。)
    苍丙麟:傅医生,我很不安,一直感到对你有愧;你走后那天,崔孝植又来了,问我傅医生家在什么地方,是不是沈阳?当时我已伤透了心,你我刚从枪口下逃脱,真怕再出什么乱子,就没敢告诉他。崔孝植哭了,说我妹妹,我亲爱的妹妹,她没法活了。还是院长心软,点头默认了。傅医生,我总觉得,有时我连个女人都不如,真是没脸见你啊。
    傅医生:往事就不必提起了,小苍,咱们是同行,也是战友,说心里话,我真怀念医院那些领导、医生护士,怀念“耳机子”那些伤员,他们多好多真诚啊,和平年代,这样的人恐怕是难遇到了。我带你好好逛逛沈阳,晚上去我家住一夜,沈阳,有几百年历史了,结束动荡进入来之不易,和平是多么美好啊,让我们珍惜新的生活吧。
夜外,153,夜晚,城市,街道灯火辉煌,步态疲惫的苍丙麟随傅医生来到傅医生家的住处,是一幢精致的小院。苍丙麟进了门,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分明看见了一个朝鲜女人--活生生的崔玉善!崔玉善正两手按在膝处向他鞠躬行礼,当年那个苗条美丽的姑娘再不是梳着宽松的辫子而是烫了发,看上去比以前丰满了一些,脸色也更发粉更白嫩了。
      154,苍丙麟:(旁白)这时我才知道,(闪回镜头)那天晚上,崔玉善一个人辗转到达鸭绿江朝中边境,在黎明时分,她不顾哨兵的喊叫和开枪射击,冒死泅水渡过鸭绿江,从安东踏上了去沈阳的火车。他在沈阳寻找了一个星期,找到第五医院,终于找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傅医生,此时傅医生刚刚被安排到那家医院,第一天上班。崔玉善一阵狂喜,投入了她亲爱又崇敬的傅医生怀抱。现在他们已经结了婚,并有了一个女孩,成为这场战争中最幸福也是最幸运的一对伉俪。
日内,155,(军医院礼堂内,学员们报以热烈的掌声表示祝贺。)
      156,(老院长从峥嵘岁月回省过来,脸上有些激动。)
    苍丙麟:小子们,战争可不是玩的,那是死亡者的游戏,双方军人伤亡各有近百万之众,牺牲的人就包括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平民的死伤更是无以计算,战后统计,北朝鲜男女之比为一个男人对四个半女人,可见它有多么残酷。我要特别强调,要想摘取这朵奇葩,必须具备以下条件;第一,有过硬的业务能力,本人长相要出众,具有人见人爱的气质,像我这模样的肯定不行。第二,对方必须是个姿色迷人的姑娘,对你要执着,还要有勇气把你强行把你掳进洞房视为爱物。第三,她的哥哥必须是个大将军,不然一旦违反军纪没人给你说情,早就把你枪毙了。以上称为三个要素,缺一不可,不然你就等于在做梦!
   (学员们恍然大悟,笑得如起伏的波浪,前仰后合。)

     朝鲜民歌《诺多尔江边》乐曲,剧终。
     2019年11月8日--15日。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